星期日, 3月 20, 2016

Boyhood - 人生恍恍惚惚走到這段路

 

一貫Richard Linklater在平常裡捕捉漣漪的特色,電影內容夾雜零碎似乎毫無意義,卻總在畫面的一剎那,一件物品一句話一個場景,觸動你的生活產生共鳴。

像我一樣在二十世紀九十年代成長的一輩,活到廿歲仍是對世界感到面目模糊,只知道自己不喜歡甚麼,卻尚未找到喜歡的人與事。如主角Mason成長的日子,無無聊聊跟朋輩不知應做甚麼,只按感覺做喜歡的事,沉迷眼中的世界;年少時一派懵懵懂懂的舉動,腦裡有很多很多想法,卻每每受制於父母壓力而無力反抗。

至此在電影中喜見自己成長間段段經歷,也發覺年少而不知所以、漫無志向的生活,是成長間必然經歷,與我今時今日事業初成並無關係。換句話說,就算年少的我早已立下志向,命運發展也不一定讓我達到理想。

此片最令人驚歎和瘋狂之處,乃十二年間在沒有劇本中不歇利用場景紀錄時間。時間分秒溜走,任由難以掌控的命運為各人臉上添妝,劇情隨時代發展而行。時間就是電影中最不穩定的因素,十二年後會是甚麼模樣,戲中每個人也不知道,連導演開鏡前也想好萬一計劃中途身故,會由Ethan Hawke接棒拍完。

網上一直比較角色面孔在如何在十二年間飽歷風霜,Mason由稚氣變成男子漢,父母臉上的皺紋漸漸出現。這一切都如生老病死平常事,反之霎那間的人生轉變永遠印象深刻,大家總是聽到樂章中的休止符,方才醒覺時光遠去。

Patricia Arquette飾演Mason的媽媽,在Mason準備離開快將交吉的舊居,前往鄰州展開大學生活之時,一時感觸下情緒爆發對兒子大發脾氣。Mason媽媽從前為兒女掙錢生活,回大學進修繼而得到穩定職業,在感情路上兜轉每每遇人不淑離離合合,人生轉眼十數載,回頭卻是兒女長大遠去刁然一身。痛哭之際深感距暮年不遠,無力回天還已聞到棺材香,原來空手來空手去一無所得。萬物皆空就是奮鬥過後的人生?還是人生根本是這樣?

常言道人生如戲,但現實中的Patricia已在奧斯卡頒獎禮拿到最佳女配角,而《Boyhood》其餘上下卻一無所得,算不算是奧斯卡送給此片的黑色幽默?。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