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9月 23, 2014

時代下言

自從8月17日之後,每日報章上的港聞版標題轉來轉去也毫無新意。

幼稚、無日無之、鸚鵡學舌、醬缸式的爭吵佔去大半篇幅,只是為了那個從沒有香港市民參與的政制改革方式。

如果你是經常參與會議,需要講數的香港打工仔,這刻你幾可肯定雙方無談判需要。面對賴帳記錄比萬里長城還長的客戶,要不是老闆下令繼續來往,肯定彼此再無交雜,還談甚麼標準談甚麼細節。

正如屢被花心蘿蔔玩弄透徹過後仍不死心,痴心罔想「總有一天會一起」,我們會說那些人「犯賤」。

------------------------------------------------------------------------------

「唔傾唔講唔做」肯定是今時今日基層年長一輩所寄望,有飯食有茶喝有點細藝,穩穩陣陣享享平淡福然後向閻王報到,得閒炒水貨股樓金匯增加棺材本,他們的想法我很了解。

因為「安躺於家裡便覺最寫意」正是我今年的目標,假期專注看電影,有空喝杯Darjeerling,然後好好讀本書,少想香港少煩惱。為了逃避煩惱(加實踐對自己的承諾)更加去了趟南亞島國,喝了許多杯Blog友苦瓜大人喜愛的奶茶。

本來過平淡日子的人消費無多,卻反被那姓周的白頭佬「消費」。

自稱害怕文革的人首先推廣文革式告密,投身政治權鬥好勇鬥狠卻怕成王敗寇之後。

白頭佬的舉動令我對他的同黨和支持者多幾分鄙視,主觀感覺蓋過理性邏輯,謬論連篇卻從不為自己的下流面紅或者道歉。及後更以保護稚子之名行惡,支持公開學生私隱資料,眾支持者卻在大是大非前緘默而不直斥其非。

我不知道當天參加遊行的前輩,為甚麼能對白頭佬的惡行視若無睹。大家認同李卓人私德有虧被ICAC調查依法辦事是活該,為何社會卻容忍白頭佬這種人橫行無忌。

在8月17日後,我這種很想「唔傾唔講唔做」的人,也覺得好難頂。

------------------------------------------------------------------------------

 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落幕,很多當年四五十歲的人身家大蒸發後,才發覺錢財身外物,於是這班人開始專心於邊供養負資產物業,邊追求心靈富足的日子。那時電台天天播張學友的《釋放自己》,心靈雞湯節目人格培訓工作坊流行,人人天天為小事感恩,追求由非物質建成的幸福生活。

也就是今天年輕人口中追求的「小確幸」。

今時今日經濟早已復甦。那些年屆花甲前後的肉食動物,此終未能食素,幾年前又回到半生打滾的殺戮戰場,折墮後又繼續風流,以下一代的代價為自己人生最後的理想拼命。

我們是肉食動物的下一代,從上一代犯過的錯從思考將來,努力創出自己的天地:想搵大錢的試圖搵大錢,嚮往簡單生活的自己種田賣菜搞二手市場,想移民的跑去台灣澳門星加坡美國。

結果除了成功搵了大錢的人外,其他都被肉食動物標籤為「不思長進」進而口誅筆伐,而我們只覺得沒有汲取人生教訓的是他們,慢慢對他們更心生一種「阻住地球轉」的想法。

因為十多年前他們做不到的,我們做到了。更可惜他們一代人的自負,罔想從大陸經濟發展中得到長遠利益,結果陪了夫人又折兵,毀了子孫的幸福。

如今昨天百萬大道上頂著燙熱地面的學生,願意擔起老一輩幾十年來未能爭取的社會改革,帶領社會爭取民主社會制度,願意犧牲他們的前途向未來的子孫交代。不論成敗,老一輩應否信任而非質疑今日的學運?

------------------------------------------------------------------------------
我們深知在極權下建立民主制度艱苦而兇險,亦知路漫漫苦困多,有生之年也未必看得到,但困乏我多情,為了子孫必需如愚公移山代代堅持。

謹此向學生表謝意


喜歡的影子總找不到
舊日賢人舉世亦無
總找不心中想景仰的
想景仰的英雄
我只好改變我 令我自豪
我已決意學到老
盡力去干創出新的路
是我志向是我意
我願記取得失的意義
就是要跌過沒數次
永沒法改變心中志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