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0月 07, 2014

在良知面前我選擇誠實

怕你地嬲,我播歌。


星期二, 9月 23, 2014

時代下言

自從8月17日之後,每日報章上的港聞版標題轉來轉去也毫無新意。

幼稚、無日無之、鸚鵡學舌、醬缸式的爭吵佔去大半篇幅,只是為了那個從沒有香港市民參與的政制改革方式。

如果你是經常參與會議,需要講數的香港打工仔,這刻你幾可肯定雙方無談判需要。面對賴帳記錄比萬里長城還長的客戶,要不是老闆下令繼續來往,肯定彼此再無交雜,還談甚麼標準談甚麼細節。

正如屢被花心蘿蔔玩弄透徹過後仍不死心,痴心罔想「總有一天會一起」,我們會說那些人「犯賤」。

------------------------------------------------------------------------------

「唔傾唔講唔做」肯定是今時今日基層年長一輩所寄望,有飯食有茶喝有點細藝,穩穩陣陣享享平淡福然後向閻王報到,得閒炒水貨股樓金匯增加棺材本,他們的想法我很了解。

因為「安躺於家裡便覺最寫意」正是我今年的目標,假期專注看電影,有空喝杯Darjeerling,然後好好讀本書,少想香港少煩惱。為了逃避煩惱(加實踐對自己的承諾)更加去了趟南亞島國,喝了許多杯Blog友苦瓜大人喜愛的奶茶。

本來過平淡日子的人消費無多,卻反被那姓周的白頭佬「消費」。

自稱害怕文革的人首先推廣文革式告密,投身政治權鬥好勇鬥狠卻怕成王敗寇之後。

白頭佬的舉動令我對他的同黨和支持者多幾分鄙視,主觀感覺蓋過理性邏輯,謬論連篇卻從不為自己的下流面紅或者道歉。及後更以保護稚子之名行惡,支持公開學生私隱資料,眾支持者卻在大是大非前緘默而不直斥其非。

我不知道當天參加遊行的前輩,為甚麼能對白頭佬的惡行視若無睹。大家認同李卓人私德有虧被ICAC調查依法辦事是活該,為何社會卻容忍白頭佬這種人橫行無忌。

在8月17日後,我這種很想「唔傾唔講唔做」的人,也覺得好難頂。

------------------------------------------------------------------------------

 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落幕,很多當年四五十歲的人身家大蒸發後,才發覺錢財身外物,於是這班人開始專心於邊供養負資產物業,邊追求心靈富足的日子。那時電台天天播張學友的《釋放自己》,心靈雞湯節目人格培訓工作坊流行,人人天天為小事感恩,追求由非物質建成的幸福生活。

也就是今天年輕人口中追求的「小確幸」。

今時今日經濟早已復甦。那些年屆花甲前後的肉食動物,此終未能食素,幾年前又回到半生打滾的殺戮戰場,折墮後又繼續風流,以下一代的代價為自己人生最後的理想拼命。

我們是肉食動物的下一代,從上一代犯過的錯從思考將來,努力創出自己的天地:想搵大錢的試圖搵大錢,嚮往簡單生活的自己種田賣菜搞二手市場,想移民的跑去台灣澳門星加坡美國。

結果除了成功搵了大錢的人外,其他都被肉食動物標籤為「不思長進」進而口誅筆伐,而我們只覺得沒有汲取人生教訓的是他們,慢慢對他們更心生一種「阻住地球轉」的想法。

因為十多年前他們做不到的,我們做到了。更可惜他們一代人的自負,罔想從大陸經濟發展中得到長遠利益,結果陪了夫人又折兵,毀了子孫的幸福。

如今昨天百萬大道上頂著燙熱地面的學生,願意擔起老一輩幾十年來未能爭取的社會改革,帶領社會爭取民主社會制度,願意犧牲他們的前途向未來的子孫交代。不論成敗,老一輩應否信任而非質疑今日的學運?

------------------------------------------------------------------------------
我們深知在極權下建立民主制度艱苦而兇險,亦知路漫漫苦困多,有生之年也未必看得到,但困乏我多情,為了子孫必需如愚公移山代代堅持。

謹此向學生表謝意


喜歡的影子總找不到
舊日賢人舉世亦無
總找不心中想景仰的
想景仰的英雄
我只好改變我 令我自豪
我已決意學到老
盡力去干創出新的路
是我志向是我意
我願記取得失的意義
就是要跌過沒數次
永沒法改變心中志



星期二, 4月 01, 2014

有什麼可擁有



自我苦惱,思緒模糊,眼前是左手,也是右手。

困在舊日的情感中,牢籠中的火花一迅間已溜走。

既然你我都無法抓緊對方,但願彼此今生慶幸曾放手,讓我尋覓另一處的情感世界。 

星期三, 1月 15, 2014

施捨報告X阿富汗戰爭12年


以下係某狼人支持者係12年前寫o既野,仲搞到差D無得撈。佢而家咁識時務,唔知佢12年前寫o既野,又適唔適合形容今日時務?

「阿富汗居民依家活係水深火熱、滿目瘡痍、民不聊生o既時候,佢地o既塔利班政府依然好努力做出最後一份施政報告,希望呢份報告為佢帶來繼續五年留任。呢份報告首要o既項目就係不斷接濟居民,但好可惜,災民實在太多,災場實在太大,可以接濟o既實在太少。好多居民認為佢地唔見左一間廠,依家空投一粒糖,簡直於事無補。不過,最唔滿意就係塔利班政府,空投最多o既係支票。」

「咁多年黎,D空頭支票太多,冇一張兌現過,所以好多居民都唔希罕呢份施政報告,不如索性叫做『施捨報告』,。面對呢份於事無補o既『施捨報告』,好多長老索性叫塔利班唔好留任。面對呢次責難,塔利班點回應呢?佢話,係國家最艱難o既時候,作為領導要堅決不移,賴死唔走。」「既然佢唔走,好多居民認為不如自己走,最希望就係塔利班畀支槍佢地,拎住上前線同美國人打仗,希望一個好彩被捉去做俘虜,都有兩餐飯食,或者索性叫北方聯盟落黎接管,要求快D派人落黎接管,唔好畀佢地搞搞震。」

星期日, 1月 05, 2014

2013就像一場大病經過

我自命是平凡庸人,平平凡凡庸碌半生會是大概結局,從不信報紙雜誌的報導、電視劇的情節,會插入生活經過。

偏偏這三百六十五日裡,是是非非大震撼,讓人抑鬱、煩擾。

一整年的大部分感覺是無力渺小,混沌昏沉。

----------------------------------------------------------------------------------------------------------

年初我欣喜自己可以在朋友介紹下轉投新公司,在偷偷遞上辭職信後的兩星期,打算輕輕鬆鬆完成手上的工作,然後襯舊公司那個無聊Team Building Day Camp前靜靜告別悄悄離開。我還計劃襯轉工的空檔,聯絡同學跟恩師吃個飯,怎知道恩師比我更安靜的離開了世界。

重重的一擊,那晚令我有點失常無法入睡,翌早確認恩師真的離去以後,一貫鎮靜的我,禁不住在公司偷偷掉眼淚。

其實有些事你我早知,你不說,我不提,大家心裡明白,這是默契。結果等待放晴的一天還未到,無言約定就換成千句萬句無言以對,很對不起的說,眼淚還是會流。

我敬佩恩師的人生觀,他的一切一切我也很尊重,包括他希望我們常懷目標希望,用心跨過難關,但在他的喪禮上我做不到。看他的臉龐,聽他的故事,想起他的相處點滴,就不其然向天歎為何。

------------------------------------------------------------------------------------------------------------

在身處的行業裡做事,五分看實力,三分看天,其餘兩分真的要靠運氣。

而今年的確行霉運。

無風無雨下無故出事,事後檢討發覺發神經亂寫字,一言興邦一言喪邦,十分斷正。然後,從老闆上司的安慰中,識了個生詞叫「Act of God」。

硬著頭皮做半生熟功夫,事故又炒到一大碟,結果認錯也無法挽回,壓力爆煲再斷正多一次,執屎執到2014。

最後才發覺自己連首五分也沒有。

--------------------------------------------------------------------------------------------------------

我認了,我出過Pool,如世純所言「愛情係唔會估到幾時嚟」,不過突如其來不久現在又回到Pool裡。

誠如前輩所言,是學習過程,過後更加瞭解自己,沒試過總不知旋渦裡的感覺,也找不著自己的一套道理。

沒有對不對,只有合不合得來。 怪誰不怪誰,最好還是怪自己。

及時做對的事,然後丟掉包袱,更用心活在當下的一切;對將來的大時大節更從容,對三姑六婆可一笑置之,反正這條路可是我選的。

--------------------------------------------------------------------------------------------------------

有一天,接到電話聽了個難以置信的故事,然後我第一時間想起這單新聞

故事內容與新聞類近,只是主角還沒有開始過,雙方本都是理性的人,就是想不通發生的理由。

關於男女情愛,自問是初哥;但關於人際關係,何必凡事做得太盡?大家的相遇並沒有必然的理由;大家是否喜歡對方,是否能夠融洽相處,也沒有太多方程式可循。

這件事凝重得愈想總叫人愈累,施暴者死心不息,受害者東藏西躲,而我卻身陷兩難。明明簡簡單單就可解決的一回事,卻愈弄愈恐怖,愈發展下去愈令人心寒。

於是我嘗試阻止施暴者再次犯錯,也許因此觸及了他人脆弱的自尊,就這樣沒了一位朋友。

事情還不知道沒有終結的一天。不過知錯能改,未必會得到別人寬恕,但懺悔還是要做的。不做,別人結局還是有版你睇

P.S.在此,也希望各位關注身邊人的精神心理健康,以及纏擾罪行在香港立法的事宜。

 ------------------------------------------------------------------------------------------------


噢,原來2013下了很多雨,其中一大部分都是在週末下的。

星期三, 1月 01, 2014

向最遙遠的地方說句生日快樂

紀念一個人,從不是因為他有多少成就,而是他有值得後人學習和可敬之處。

恩師:

不知你自報生辰是1月1日是不是純粹戲弄大家,不論是真是假,心底裡仍想向你說句生日快樂。

不知在你希望踏進的世界裡,會不會有可樂噴泉無限添飲,會還有一大群好人跟你談笑風生,繼續做你喜歡的事。

你在人間的課,我沒有完全聽好,但是你的樂觀和幽默,我倒沾上了一點。

在一眾曾受教於你的學生心中,你一個人做了近幾輩子的事,你已經做得夠多了。你的恩,現在我們到處在還,而且跟你一樣,一大輩子的努力還,所以請你好好放心。

不知道你還會否一樣記得我,不過假若我們有天在途上再遇,不如只跟你做個好友,好不好?

願你我過了這天後,我們一直快快樂樂,各自去一趟長途旅行,然後待某天有緣再見吧。


在網上很幽默的學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