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2月 24, 2013

務實+理性的現實,卻沒有愛

不知從何時開始,「務實」和「理性」就在那些比政客更政客的人嘴邊出現。

歷年來寫寫看看,字海中描述「務實」是用作形容處事勤懇不作花巧之輩,「理性」用作描述論說合乎邏輯,思辯條理分明的人。

現在這兩個字的字義早已隨人心改變,務實是識時務,理性是叫人不要動怒。說話的人九唔搭八,讓人感到不安。

務實與識時務毫無關連,動怒的人也未必失去理性,否則就是發狂發神經。不過現在呼籲對方要理性的人,通常也在鏡頭前嬉皮笑臉沾沾自喜。

回頭一看,我城的務實和理性早已蕩然無存。關於這兩個詞語以時下用語,其實兩字形容也夠,就是勢利的「現實」。

大家看風駛舵,誰家大樹好遮蔭,誰人合作好發財;威迫利誘,挾法作惡,出手狠快,搶奪高地,為求目的,不擇手段。

這種大近視式的「現實」在四周傳播,大家看清楚手中牌面,再盤算如何保障眼前利益。關於未來社會發展藍圖,大家沒有意見。五年十年計劃,只適用於結婚生仔移民。現時政策好與不好,沒涉及自身利害,大家便視而不見;傷到自身就呼天嗆地大喊不公,自憐自傷直到永遠。

理性是需要時間研究舉證的過程,可以是現在人人都趕求「最終真相」,時常用上倒果為因的錯誤邏輯,根本原因過程卻沒有經過抽絲剝繭的辯證認真分析。要不大家享受淹沒在一片噪音中,要不大家一起跟著羊群橫衝亂撞。一面叫人不動氣,但你我他的心卻一樣無法安靜,反之更加迷失麻痹,無法提醒自己好好使用邏輯分析。

雖然我城當下的境況是如斯惡劣,但我絕不擔心香港會走到死亡的一天,只要一天人人夠勢利,大家還是會留在這個富豪聚居之地,繼續發那些永不完的「富貴夢」。小時候的雜誌,大字標題「香港之死」,但往後十五年香港並沒有死,不過是香港的住客換了一批對香港無甚愛護的淘金獵人。

這些人總是打著虛偽的人格身份,突然跳出來搶著要為大家發表意見,然後做一場叫「愛港」的收費表演。撇開愛港與不愛港的話題,中小學的公民教育中,也有請學生持續關心社會。持續的重點,在乎於多一點超出「現實」的關心,多一點懇切的觀察,多一點合理的思辯,香港社會這棵大樹能否重新欣欣向榮,就只差這很多很多的多一點。

庫斯克在TEDx Kowloon年會最後提到,香港是我們的家鄉,假如我們不去愛這個香港,便不會有人去愛。可恨這一片土地上清醒的人不值一曬,認真做研究的人不值一提,講道理公義的人毫無尊嚴,教人愛得無從入手。相信不久這些人的愛都變成「現實」時,會發覺轉愛別人,才不會令自己太心傷。

當再沒有愛,你我之間又何必糾纏下去?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