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7月 19, 2013

環保隨心說-10-垃圾,原來是需要處置的


攝於新界東南堆填區入口外的環保大道旁行人路

認真解決問題時,克服與少許陣痛和困難,我相信是必經過程。

說到香港垃圾處理事宜,今時今日大家一窩蜂去反對擴建垃圾堆填區,我卻獨自沉思。

談關閉堆填區多年了,大家卻沒有好好想過如何接續處理不斷產生的垃圾。政府想好了的焚化、減廢、回收、堆肥等等,都沒有好好實行。

環保團體呢?除了不斷收取政府和財閥的資助搞自己的回收計劃維生,社區教育和對政府施壓的角色都從沒有徹底做好。如今因他們被收編招安,連在這重要時刻也是自我噤聲,在這本應是領銜主演的戲台上,連飾演丑角的機會也欠奉,只得某政策局冗員在私人地段自憐自傷。

雖然我不滿黃光頭局長和陸副局,在龍尾灘一事上是非不分,不過倒是欣賞兩位在擴建堆填區一事上堅持立場。

羅馬非一天建成,而減廢回收、焚化堆肥並等政策和設施也是同樣道理。況且設施選址,受到港英時代定下的保育法例限制下,可行地段屈指可數。

如今屯門打鼓嶺和將軍澳居民,才群起反對港英時代早已制訂和實行的廢物處理政策方向,指多年來受盡其困擾,卻自曝他們多年來缺乏關心社會動向之下,變成一個個無知、短視又可憐的蟻民。

或許那些居民會批評我恃才傲物,或者大罵我涼薄,不知居民困苦之處。但倒過來說,明明是政府先開發了堆填區,你卻是後來被財閥欺騙買下房子變成居民,哪可只有痛罵政府,而不是全力找財閥算帳之理?

說回良心話,堆填區和焚化爐為居民帶來的主要困擾,絕非垃圾腐爛帶來的惡臭和害蟲,反而是垃圾車來來往往下滾起陣陣沙塵。再者,堆填區的氣味甚少能夠吹到民居,焚化爐的有害物亦只在方圓十數公里外沉降。

敢問那些煽動居民群起反對,又或者只顧左右逢源撈個人好處的政客,你們有真正關心過垃圾處理設施是如何運作嗎?你們這群政客敢膽以行動,令你們的選區內政府的減廢政策得以實踐嗎?

「有咁耐風流有咁耐折墮」,香港市民為了逃避陣痛,對本地垃圾處理的未來計劃,多年來一直以駝鳥政策不肯正視。現在社會正在吵吵鬧鬧的時候,想起那些為了阻止將來香港無力處理本地垃圾,暗地裡全身投入參與減廢回收的市民,不禁覺得有點唏噓。

香港社會的消費和棄置物品習慣,多年來也沒有多少改變。既然香港人無意改變生活習慣,就應該直接面對消費過後的大量垃圾。或者到了最後,當香港滿街垃圾無處可棄的時候,大家才驚覺焚化爐是唯一出路。垃圾,原來是需要處置的。

---------------------------------------------------------------------

伸延閱讀:

陳嘉銘:不存在的龍鼓灘

阿離 ﹕面對垃圾,沒有光環

環保隨心說-3-環保十六問

林超英 - 我對擱置擴充垃圾堆填區的擔憂

3 則留言:

  1. 一国不知一国事,有时真的很羡慕香港的制度和
    香港人的积极态度,如果您对马来西亚有略知一
    二的话,当地的事情,足于让您叹为观止六辈子!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到訪留言。

      有所謂「你睇我好,我睇你好。」馬拉政府對其蟻民之「善舉」,香港市民亦薄有同感。可知蘋果與橙不可同日而語,還望閣下心中謹記「百X成材」一念,繼讀努力日日X馬拉政府。

      刪除
  2. 香港廚餘每日超過3500噸, 佔每日固體廢物大約四成棄置堆填區, 再加上其它過度消費習慣, 香港的垃圾根源問題可能就是生活態度問題...-.-!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