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7月 19, 2013

環保隨心說-10-垃圾,原來是需要處置的


攝於新界東南堆填區入口外的環保大道旁行人路

認真解決問題時,克服與少許陣痛和困難,我相信是必經過程。

說到香港垃圾處理事宜,今時今日大家一窩蜂去反對擴建垃圾堆填區,我卻獨自沉思。

談關閉堆填區多年了,大家卻沒有好好想過如何接續處理不斷產生的垃圾。政府想好了的焚化、減廢、回收、堆肥等等,都沒有好好實行。

環保團體呢?除了不斷收取政府和財閥的資助搞自己的回收計劃維生,社區教育和對政府施壓的角色都從沒有徹底做好。如今因他們被收編招安,連在這重要時刻也是自我噤聲,在這本應是領銜主演的戲台上,連飾演丑角的機會也欠奉,只得某政策局冗員在私人地段自憐自傷。

雖然我不滿黃光頭局長和陸副局,在龍尾灘一事上是非不分,不過倒是欣賞兩位在擴建堆填區一事上堅持立場。

羅馬非一天建成,而減廢回收、焚化堆肥並等政策和設施也是同樣道理。況且設施選址,受到港英時代定下的保育法例限制下,可行地段屈指可數。

如今屯門打鼓嶺和將軍澳居民,才群起反對港英時代早已制訂和實行的廢物處理政策方向,指多年來受盡其困擾,卻自曝他們多年來缺乏關心社會動向之下,變成一個個無知、短視又可憐的蟻民。

或許那些居民會批評我恃才傲物,或者大罵我涼薄,不知居民困苦之處。但倒過來說,明明是政府先開發了堆填區,你卻是後來被財閥欺騙買下房子變成居民,哪可只有痛罵政府,而不是全力找財閥算帳之理?

說回良心話,堆填區和焚化爐為居民帶來的主要困擾,絕非垃圾腐爛帶來的惡臭和害蟲,反而是垃圾車來來往往下滾起陣陣沙塵。再者,堆填區的氣味甚少能夠吹到民居,焚化爐的有害物亦只在方圓十數公里外沉降。

敢問那些煽動居民群起反對,又或者只顧左右逢源撈個人好處的政客,你們有真正關心過垃圾處理設施是如何運作嗎?你們這群政客敢膽以行動,令你們的選區內政府的減廢政策得以實踐嗎?

「有咁耐風流有咁耐折墮」,香港市民為了逃避陣痛,對本地垃圾處理的未來計劃,多年來一直以駝鳥政策不肯正視。現在社會正在吵吵鬧鬧的時候,想起那些為了阻止將來香港無力處理本地垃圾,暗地裡全身投入參與減廢回收的市民,不禁覺得有點唏噓。

香港社會的消費和棄置物品習慣,多年來也沒有多少改變。既然香港人無意改變生活習慣,就應該直接面對消費過後的大量垃圾。或者到了最後,當香港滿街垃圾無處可棄的時候,大家才驚覺焚化爐是唯一出路。垃圾,原來是需要處置的。

---------------------------------------------------------------------

伸延閱讀:

陳嘉銘:不存在的龍鼓灘

阿離 ﹕面對垃圾,沒有光環

環保隨心說-3-環保十六問

林超英 - 我對擱置擴充垃圾堆填區的擔憂

星期六, 7月 06, 2013

卡臣的潮式酒樓奇遇


(這篇是向卡臣致敬之作。)

卡臣係某間潮式酒樓的三廚,除左負責渣鑊炒幾碟粉麵小菜外,也是酒樓的點心師傅。

星期日下晝,某位電視台的肥監製同佢班老編黎食早餐,為新飲食遊戲節目度橋。肥監製對住張枯燥乏味o既點心紙,望黎望去都剔唔落手。於是喚來酒樓經理,表達自己o既不滿。

「阿陳,你間野黎黎去去都係呢D點心,都唔轉下o既?我就對呢渣野無興趣o勒!你叫你廚房整兩三款新野出黎!」

陳經理遇上名人刁客,於是就走入廚房搵搓緊奶黃包o既卡臣出氣。

「阿肥監製話你D點心唔得呀!又無黎新意呀!你而家即刻同我搞三兩款新野出黎,向監制賠罪!」

聽緊快活谷第三場,一手麵粉o既卡臣呆左。D點心通常黎黎去去都係呢幾廿款,自己水準亦十分穩定無咩問題,點解會無啦啦俾人踩?

廚房佬不成文規矩,阻人賭錢猶如殺人父母。卡臣雖然嬲嬲地,但肥監製交遊廣闊,如果得罪左佢隨時唔使撈,於是即刻捻計。

卡臣環顧廚房,第一眼掃到有兜包好等入雪櫃o既春卷,同整緊艇仔粥o既媚姐後面個腸粉蒸爐。

有救啦!卡臣即刻執左三條春卷落油炸,然後去搵媚姐幫佢蒸塊腸粉皮出黎。然後係廚部順便係兩碟o岩o岩炒好o既乾炒牛河同揚州炒飯上面,分別偷左D牛肉同蝦返去。

卡臣一路整點心一路爆粗鬧肥監製,仲係每碟點心材料入面放左幾督飛劍洩憤。無幾耐之後,三碟點心終於送到肥監製面前。肥監製食左之後覺得驚為天人,於是叫陳經理叫點心師傅出黎介紹下。

聽到第七場的卡臣, 知道肥監制話要搵自己,又唔知有乜投訴,阻住自己發達,於是捲起衫袖捻住出去打佢一鑊。

「師傅,唔錯唔錯!你班X樣,你睇下阿師傅做廚房o既,我講聲唔得咋,就即刻有三樣唔同o既野拎出黎,你地睇下人地幾X有創意!我平時講聲唔得,你地又交左D乜X野出黎呀?X你老X,你班X街再係咁X樣跟我,準備食屎啦!」

肥監制鬧完佢班老編之後,又即場係銀包度拎左兩千蚊出黎打賞卡臣。無端端發達o既卡臣,收左錢之後即刻收返埋個拳頭。

「師傅,你過黎講下呢幾樣係乜野黎o既!」

「詹生,呢個係乾炒牛肉包,呢個係奶黃鮮蝦餃,另外呢個係我家鄉點心,叫春卷炸兩。」

「好!春卷炸兩,外軟內脆!你班死X街,反傳統呀!創意呀!曉唔曉呀?」

「師傅,黎緊我有個新飲食節目,有班女要改名,你話改咩名夠吸引?」

「Errr.....我淨係識整點心,又無詹生你咁有文化,我邊識改名丫。」

「Excellent!D女全部名就改晒做點心!呢D先叫idea呀!你班人頭豬腦學下師傅啦!」

 * * * * * *

事隔幾個月後,飲食遊戲節目出街,卡臣成為嘉賓之一,仲因為以絕跡多年的驃叔式權威評論菜式,成為網絡紅人。

上年十二月,卡臣同肥監製合資開左間點心鋪,推出點心聖誕大餐。開幕之時,仲請到兩位點心女郎「春卷」同「炸兩」到場一齊剪綵。

關於兩位點心女郎的故事,詳看《春卷炸兩》

詩白爾說(卡臣腔): 世事如棋,每局都光怪陸離,有危亦有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