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4月 08, 2013

DSE中作的另類答法

圖片來源:蔣薇Facebook Page

先旨聲明:本文極之政治不正確,歡迎各位考生作答時參考,但後果自負。

題一. 考生將自己代入印度巴士強姦犯角色,然後描述上庭前的內心掙扎,形成一段自我思辯旅程,最後大徹大悟,阿彌陀佛。

題二. 以法國鵝肝、北京填鴨同沙田乳鴿、脆皮乳豬作例,講述填塞灌餵動物令其快高長大之弊,再說明家禽家畜的成長未必與美味程度成正比,以「遲死雖美味,早死更滋味」作結。

題三. 用650字控訴考評局選擇此題目作為考題係十分低能。評分方法長期對考生的思辯方式存有偏見。以"Marking Scheme"的片面之言評分,怠誤考生一世。再以考評局歷年與時代脫節的考題抽水一番加以嘲諷,最後加鹽加醋即成。

星期二, 4月 02, 2013

香港人中文末落之我見



無線電視《星期日檔案》最近製作的專題報導,名為《搶救中文科》,探討文憑試考生、老師和家長,對文憑試中文科合格率「低迷」的焦慮和應對方法。

香港人重英文輕中文,是中國人勢利性格和殖民地洗禮的必然結果。中文的官方地位在八九十年代才重新被重視,但經過戰後社會幾十年被忽視,固有白話文風被外來語文洗盡,引來一堆狗屁不通的歐化語句,以及自殘後與中國文化割裂的北方共產中文。

現代中文能夠將中國文化承先啟後去蕪存菁的功能早已消失,現時中小學生學習的中文已經不是中國文化中的中國語文。

先模仿後創作

教育當局將中國語文科中的範文從教材中刪除,是為錯中之錯。讀洋書的教育官員應該知道,語文教育最基本的一步就是從模仿中學習,例如從族群中說話的詞語、方式、語調,建立自己的語感,然後模仿和練習,始能表達自己與人溝通。假如學習中文每一步當中沒有範文,學生從何理解中國人的表達方法?

學生懂得如何表達自己,然後有了思想,才有表達自己思想的能力。先模仿後創作,其實不只應用於學習寫作,抑或演講討論,連培訓科學研究生也是同樣道理。

讀文言文是學習精煉文字之道

《星期日檔案》中有位家長表示學習文言文甚是無謂,因為不知文言文在現今社會有何用處。

此番言論可謂數典忘祖,現代中文雖以「我手寫我心」為宗旨,但日常使用的四字成語,諺語箴言,大部分出自文言文,諸如古代詩詞歌賦四六駢文。

時下政府及商業機構公文,行文冗長繁複難以理解,除了是寫手或者當權者品味差劣,刻意迎逢下流上級外,也有本著少做少錯依書直抄的心態將舊文反覆使用,又或者中國語文能力不濟以致錯誤百出。

大陸人經常批評正體字難懂難寫,實情是用字精煉的文章,在三數字間已能清楚表達十數字的描述,字眼用得精準便無需多寫。一眾古文範文皆微言大義,故此文言文範材的教學重點是先學習用字,後學習理解。

現代科舉捨本逐末

考評局與教育局的官僚和保守作風,當然不會打算撥亂反正。因此文憑試跟從前高考會考的中國語文科考試相比,只是換湯不換藥。

擬題官員受制於固有框架,出題並不著重考生純粹在語文上理解和表達能力,反而著重於以官府思維作分析。

以後者作為評分標準(即人所共知的Marking Scheme)可謂葬送學生前途,首先就是每個人從文章領略意思不盡相同,「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以單一標準評定各人的看法,有如西漢董仲舒「罷黜百家,獨尊儒術」般反智。
 
雖然考評局有留下一句「言之成理亦可給予分數」,但百家之見與評分標準相比,只可歸納為「離題萬丈」,評卷員在評分標準和評卷大會共識下,只能按章批改考卷。如此下來,考生必需訓練自己揣摩上意,作答時刻意迎合考評局心意獲取高分。這種訓練學生成為社會奴才的考試,豈不應稱之為「現代科舉」?

況且擬題人對文章、甚至作者寫作用意是否理解也是疑問。如「扑友」若缺齋老人在其臉書專頁援引內地高考的例子,在國文卷閱讀理解部分的分析題目,連原文作者也被考起。如我一樣的作者,除評論文章,大部分寫作也是隨心而書,過程中直覺多於分析。假若擬題人對我的文章加以分析立說,未免無風起浪多此一舉。

分析事物固然需要先作理解和用語文表達,但中國語文試題要考驗學生的「分析」能力,倒是本末倒置。

錯別字

話說回頭,考評局、家長、以至社會,雖然是讓中國語文科在主流教育中淪落的罪魁禍首,但現今學生經常將錯別字習非成是,亦應狠打三十大板。

學生經常在網絡語言溝通,懶音、執筆忘字是小事;經常模仿潮流雜誌的日式中文,各媒界內的錯別字,廣告以諧音引人注意的標題才是主因。

政府和媒體對錯別字把關不力已非新鮮事,諸如香港市民經常收看的無線電視新聞,字幕亦經常出現錯別字,久而久之莘莘學子習非成是,將人身攻擊寫成「人生攻擊」,將架床疊屋講成「架床疊被」。

古人勸人慎言,乃因一言興邦一言喪邦,語文運用茲事體大,有如行軍打仗,說錯了話被人記錄下來,有時不只是引為千古笑柄,也會是喪失誠信人心背向。所以奉勸各位學生,學習中國語文,與學習任何知識同樣必需知其底蘊,識字亦要懂其義,方能明辨誰是誰非,將知識融會貫通。

星期一, 4月 01, 2013

但願我可以沒成長



10年的日子太長,但對你的記憶猶新。

旋律中又帶我回到十年前,不想再談這幾千天近況是否幸福—這個毫無邏輯的幼稚問題。

記憶中模糊的愛慕,臉上清晰漸深的法令紋...

但願我可以沒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