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2月 25, 2013

嫁給BAD

同學要結婚了,在臉書驚訝發現新郎哥竟是某富有政黨新人。

女生跟政治人物結婚當然無問題,只是該黨新界區的新人大都來自某一社團,而該社團成員質素與社會上一般年青人相比有頗大落差。話雖如此,我仍希望這位愛情大過天的女同學,能夠得到真正幸福。但我直覺幾年後,因為嫁了這位不濟的男人,我會收到她離婚的消息。

從前在中學讀書,親眼看見某位來港幾年的同學,投奔三姓家奴門下。這位做事欠思考,一副On Dog Dog模樣的同學,告訴我「入黨同返教會一樣」,我深感震驚。他後來成為區議員,更與競爭對手肢體衝突而被捕上報。

香港議政質素、政黨文化與政治體制,其實都沒有容納有志者大展所長的地方。加上教育體制要求順服領袖和高層思想,從不鼓勵學生放開懷抱表達意思、公開辯論,甚至反思體制;父母的阻撓、金錢文化薰陶。如是者高質素的領袖型青年,都不會選擇投身政界;政治新人質素差勁,投機取巧古惑仔化,是意料中事。

記得畢業後數年,某個他晉身區議員前的立法會選舉日,他打了個電話問候我,然後問我投了票沒有。

當時我十分客氣的告訴他,我沒有登記做選民。但我心底更想說的是,貴黨的所作所為,我時常銘記於心,你們給我再多的問候,給我再多的物質利誘,也彌補不了選了堆垃圾議員後,在議會裡揮霍公帑蹉跎歲月的痛。

女怕錯嫁不濟夫君,民怕投票所託非人,是不是?

星期四, 2月 14, 2013

錯過了美好的時機

近十年來的情人節,我都是一個人過。

梁美芬姨姨,你知道我今天下午一時十八分,我看見了我最新近的觀音牽著別個男生的手,我又因此痛了三十秒和語無倫次了十數分鐘嗎?

雖然這十年來,我一直過得很好,能夠在社會獨然自處。但偶而在工作時聽到女生稱讚「你好勁」,心底沒有飄飄然之餘,更是若有所失。

電視劇裡人人最終都會成雙成對,埋首讀書的毒撚毒女也會出Pool破處。但現實卻是,除了龍虎豹和八卦雜誌之外,書中是沒有顏如玉的,更沒有適合資本主義自由社會的真理。

十年後的我已接受了現實,也實踐了深宵節目人生顧問的「愛情並不是人生必然部分」這條金句,成為了一名資深毒男。

時機, 去了就不再來。戀愛這一課,我今生也許再沒機會上了。所以年輕的學生哥,管他媽的公開試,管他媽的老豆老母,放膽盡情地去戀愛吧!

延伸閱讀:

梁美芬:中學生不應談戀愛 性向教育等大學—《主場新聞》

人在中環:「細路仔,知道什麼是戀愛嗎?」

 

星期日, 2月 03, 2013

反對同性戀組織的低級錯誤



兩者併在一起,反同性戀組織的宣傳就顯得低智,形象更是倒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