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1月 21, 2012

環保隨心說-8-低碳生活

新晉立法會議員胡志偉,早前上班的方式惹來不少討論。

據報章報道胡議員乘港鐵到金鐘站後,再騎數分鐘自行車抵達立會上班,然後呼籲大家實行低碳生活。

要做到低碳生活,首先要認識何謂Carbon Footprint,即是了解和計算由製作原材料、製成產品、到抵達用家手中的整體"淨"二氧化碳排放量,或者產品、樓宇、某工序運作時所產生的"淨"二氧化碳排放量。

現時二氧化碳排放量主要來自使用石化能源,而能源通常在不知不覺間消耗,因此排放量往往超乎想像。

以大家在街市買到的「寧夏菜芯」為例,一般來說需要計算"淨"二氧化碳排放的部分包括 :施肥用的化學肥料和農藥,灌溉系統運作,機器使用,從寧夏運輸蔬菜到港的過程,還有蔬菜生長過程吸收的二氧化碳。

使用節能設備固然可以減少碳排放,但是否合乎低碳原則,也不可忽略細微處。最著名的事例有日本凌志車廠空運環保新車,予英國著名搖滾樂手兼環保分子Paul McCartney,後者因為凌志以比海運排放多一百倍二氧化碳的空運方式寄送環保車到英國,在不符合低碳原則下而將汽車退回車廠。

由此可見要為全球減碳運動盡己一分力,生活所需注意細節甚多,並非如政府廣告所言吃吃蔬果關關燈便成。

說回胡志偉議員,他利用港鐵將七八公斤重的自行車,由其富山村辦事處附近的鑽石山站搬到金鐘站,已令本港發電廠排出更多二氧化碳。另胡議員在整個旅程,只是騎自行車到離金鐘站數分鐘步程的立法會,以宣揚低碳生活。此舉大有作秀之嫌,不單只多餘,更自曝其對環保事務和概念認識不足。

從務實角度而言,實行低碳生活,將為追求方便快捷的香港市民產生無數困擾;而在商家角度,低碳營運方針只是提升形象的技倆,節省營運成本更加實際。

政府要推動香港減碳運動,應先由政策做起,營造環境促使企業使用低碳產品和改變營運,例如推動商業機構使用碳審計服務可免稅,寬減達致減碳政策目標的公司稅款。

環保事務出身的新任環境局長官,若然仍未意識到香港減排計劃未能達標的癥結所在,而吹毛求疪要求市民和企業自發實行低碳生活,只怕有負本地環保界的厚望。





星期日, 11月 18, 2012

百姓來函:愛國性鼻敏感 Letter from common people : Patriot-allergic rhinitis

特首先生你好:

本人是香港特區的一名老百姓,最近有些反中分子公然中傷國家,實在令人憤慨。希望特首先生你能夠向國家領導轉達,香港廣大市民其實十分熱愛祖國,搞港獨的只是少數人的陰謀。

每年十一月中,香港市民都會感受到祖國送來的一陣涼風。這陣風表面上好清涼,晨早會令人打幾個噴嚏, 但其實是激動人心的。大多數香港市民鼻腔細胞也因感受到祖國的關愛,以中國人的一分子為榮而感激流涕。

十一月十五日,今年喚醒大家愛國熱情的風又到了。然而這次鼻腔細胞情緒太過激動的關係,兩行淚涕從沒有停過。辦公單位內同仁的鼻腔也懷著一樣的愛國心情,雖然大家也為鼻腔熱熾的愛國心感到興奮,但卻影響到單位的生產表現,因此大家聽從領導指示前往診所。

診所醫生卻指這種愛國表現是鼻敏感,並且說我們應該休假。為此我跟醫生吵架,愛國表現怎會是病?簡直胡說八道!所以當醫生打算在休假紙寫上「鼻敏感」,我堅持應該寫成「愛國性鼻敏感」!我的鼻子流涕是愛國的表現,雖然醫生的專業是可敬,但也需要愛國!

在此希望特首先生能夠促請醫學界正視鼻敏感的愛國性!


市民  應賑良


星期三, 11月 07, 2012

環保隨心說-7-汀角東的新移民

為興建龍尾灘,近日政府宣佈以遷移方式,將龍尾灘的物種搬到鄰近的汀角東紅樹林繼續生活,配合新保育計劃加以改善生境減少外界干擾。

計劃中的一類物種遷移,實行前所需思慮周詳及規模可堪與祖國規劃三峽大壩的移民計劃類比,絕非某位靠原居民特權致窮的老蠻粗行政會議議員,頭腦簡單認為「劏房搬入大廈」。(家父按:大自然最會用腳投票,如果新地點是比原住地環境好,牠們早已自行遷徙,哪用勞煩政府?)

新移民物種族群遷移後遇到的問題,其實可設想為特區政府口中經常關心的內地來港新移民,首要是適應新環境,而非單單改善其生境。然而物種不用穿衣搭車,因此政府遷移之前,應有考慮過汀角東的食和住的環境。

汀角東有紅樹林形成的泥灘,而龍尾卻只有有供部分貝殼類物種寄居的石灘,顯然兩者環境有所分別,新移民能否適應倒是一大問題。另外汀角泥灘本來已非一片毫 無生物活動的「荒野」,是自然環境內的「已發展地區」,現強行遷移外來物種至此,原居民物種顯然會為食物和地盤與存下來的新移民"開大片"。從生態學歷史 和知識所見,人類並未有充「和事佬」的本事,扭轉物種間廝殺的命運。

特區政府十五年來的照顧本地新移民的成績「有目共睹」,除關愛基金一役搞得焦頭爛額外,改善新移民的就業和生活環境也是乏善足陳。連移民福祉也未能看顧的 政府,卻刻意干擾大自然事務,可謂未學行先學跑。因此漁護處專業官員在鏡頭前的表演,不過是被「長官意志」挾逼下不情不願的「人定勝天」,但願蒼天保佑香 江市民與大自然,也寄望龍尾灘上的動物努力自求多褔了。

---------------------------------------------------------------------------------------

以下o既話題,本來係唔應該由我呢D非工程出身o既人講o既,但公眾利益尤關,真係忍唔住!

龍尾建泳灘,係on9到核爆o既事,學燦神話齋「永遠唔會成功」,起左都無得用。因為龍尾o既地理位置根本不具備成為公眾泳灘o既條件。 淨係水質一樣,已經可以KO呢個on9計劃十次

本文埋尾之時,剛讀到《主場新聞》文章一則,內容正中要害。



上圖為吐露港的地圖,紅圈地點係龍尾灘所在,箭嘴就係水流o既方向。

泳灘o既水會因為泳客使用期間留低o既垃圾、糞便等等而積聚污染物,滋生大腸桿菌等細菌,引致泳客腸胃炎同皮膚發炎。水質要保持良好,需要有大量海浪同穩定方向o既海流沖散污染物。

但觀乎龍尾身處o既船灣海,因為被馬屎洲同三門仔頂住晒,所以海浪係唔存在o既。再者船灣海就好似一個胡蘆咁,裡面o既海水靠潮汐漲退從一個小出口流入吐露港,污染物根本難以離開小小o既船灣海。

更不幸o既係吐露港亦係同一格局,出海口赤門海峽已經擋走唔少來自大鵬灣o既浪同太平洋o既海流, 而城門河林村河流入吐露港o既水亦唔見得十分乾淨。唯一慶幸係吐露港呢個胡蘆夠大,亦已經唔再好似七、八十年代經常有紅潮發生。

總結而言,強行建泳灘無異倒錢落海。家住大埔,從未聽過大家好想係本區要個泳灘,所以聽到政府經常強調,大埔居民有訴求好需要龍尾個泳灘,真係啼笑皆非。就算係,班垃圾區議員話D市民要食屎,唔通你真係on9到俾屎市民食?慳番D錢起多兩棟公屋啦!


星期一, 11月 05, 2012

DEAL or no DEAL?

年紀漸長,開始懂得從藝術的結果欣賞創作的過程,自達明一派之後,己經很難在主流音樂裡找到讓人驚艷的旋律。二十年來樂壇呆板公式的製作,就是那種「聽到上半句已經估到下半句」旋律,一定有鋼琴和Drum set伴和的編曲,直至最近才找到像樣一點的DEAL。



我對Hip Hop一點也不熟悉,但DEAL充滿的電子風格的編曲令人十分醒神,陳少琪填的詞也頗舉Hip Hop批判社會的精神,整體上與歐美Alternative Hip Hop歌手的作品相比也不遜色。



雖然DEAL的音樂有批判社會問題,但歌詞表達卻不敢恭維,《It's a DEAL》文謅謅的歌詞中夾雜幾個口語字甚為礙眼。到了《食軟雪糕》、《我想打俾你》及《怪叔叔跳古怪舞》,歌詞變成生活口語,但觀乎歌詞前文後理,「九唔搭八」得令人感覺是胡亂堆砌,加上重複不斷的副歌,形成整首歌賣相不佳口味惡劣,編曲旋律如何吸引也是徒然。



雖然外間對DEAL一沉百踩,但DEAL的音樂並非全無佳作,例如以上的《Let me go》,填詞換上DJ Mini化身的「夏至」,感覺隨即回復正常。假如DEAL要繼續以Hip Hop形式創作,歌詞方面必需大幅改進,流暢表達是最低要求。而本土Hip Hop現只屬小眾口味,要慢慢吸收小眾力量才能走入主流,因此副歌歌詞能否立即吸引聽眾耳朵無關重要,要提升歌詞水準與本土MC合作亦是速成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