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8月 21, 2012

我的立場書—反對德育及國民教育科

至此,我還未就「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在這網誌表過態。

我反對此科的原因很簡單,就是我對中共政權毫不信任。它(請注意是「它」不是「她」,這個不義政權,雖生猶死)六十多年來的所作所為,從沒有將人民從生存一邊拉到生活一邊。

在中共治下,貧富懸殊比例之高比國共內戰之前不遑多讓;社會一樣是白色恐怖,到處是恐怖政治的爪牙。國家議會同樣是不公平的選舉,同樣是一黨尊政,教育同樣是為政權歌功頌德,法律同樣是為政權服務不是為公義服務。

不過中共一直在說謊,一直不肯認錯,一直不肯面對國民,一直埋沒真相,公義一直得不到彰顯。

還有,它一直把陰謀論,人身攻擊,無的放矢,組眾圍剿,濫用私刑,金權至上的思想言行,灌輸到國民身上。六十年來它一直毀壞國之根本,毀滅人性真善美,做假成風謊話連篇指鹿為馬。

我們經已被騙了不知多少次,你還會相信這個政權嗎?你還會相信它的所作所為並非為鞏固政權,而是為國民謀福祉嗎?

地球村的居民,黃土地上的中國人,你還會讓你的子孫繼續被騙下去嗎?



-------------------------------------------------------------------------------------------------------------------

21年前的1991年,《一塊紅布》隨崔健的《解決》大碟面世。歌詞裡「紅布」所指的是中共政權的思想教育和政治運動。歌中手風琴和小號悠悠奏著,伴著一個生在內地中老年人,訴說他生平中段段的「紅色」經歷。

這首歌詞並不可能由在香港參與「反英抗暴」的土生香港人寫出,也不可能由「認祖關社」的香港精英寫出,更不可能由「六四無死過人」、「要客觀睇六四,當年學生都有錯」的年青香港人編出來。

因為他們還未能面對事實,還沒有勇氣爭取公義。

更重面的是,他們沒有同理心,去體驗別人活在中共下刻骨銘心的痛苦經歷。

星期一, 8月 13, 2012

給戰友的信

家姐,

終於卸下舊工作,可以靜下來思考問題,沉澱一下思緒。

想起來我們在旅遊景點幹得實在太多了,背負過的壓力也太多了。你走了之後,我仍不脫「會議炸彈」的本色,想說便說想幹便幹,還跟大老闆吵了一會。

大老闆明確的叫我想清楚是否還要在其麾下工作,於是一會兒我便下了決心,還想好了下一步怎樣辦。這一子「退一步海闊天空」,真下得不賴;至於你關心的「他」,心裡卻沒兩樣,其實他心裡也很清楚我的決定,而我也很懂他的,你應該看得懂對他的影響還不是這麼嚴重吧。

啊,你的小秘書已經告訴你他要擔起大旗嗎?其實他的潛質很優厚,只是背景累事,不然是大大有所作為。如果他能弄個空讀書,那就更好了。

他們已乖乖的接過了我手上的工作,希望現實中的痛苦能讓他們更快的成長,學會瞻前顧後學懂扛起責任,還有學懂利用自己的能力尋找真正答案。我對他們蠻有信心,至少我看見在窗邊透出的射線非常輕微,他們互相扶持下一定會熬得過。

我們所經歷過奇奇怪怪的經歷,充分肯定我的喜惡,讓我學會享受雨點,明白自己不是超人,懂得知所進退,懂得人性喜惡,最後向理想說再見。我已決定這輩子不會再為錢跟動物打交道了,放低由此至終我不願意扛起的責任,然後再去找些更好玩的事情。

閒話到此,下個冬天再來的時候,我們一起回去賞花吧!

文  十三日書




星期六, 8月 11, 2012

告別我第一條固定上班路線上遇過的你們

永遠全身素黑套裝的OL

和我差不多年紀,上車和下車地點相同的疑似理工科男中學教師

在沙田上學,經常穿運動裝的女學生

經常在車廂相偎而睡的情侶

及肩長髮黑粗框眼鏡,帶點氣質面容冷傲的中年女士

經常自言自語大聲以英文人肉報錯站的特殊學校男生

在澳洲國際學校就讀,經常由其父親送上學的小男生

就讀體藝中學,一對經常相對無語的兄妹學生

聖家書院的孖女學生

身型大我兩倍的女NET

永遠不記得她名字的舊同事

天橋下不知在等甚麼的纖瘦女子



還有路上相遇過的同事


星期六, 8月 04, 2012

新增議席選誰人?二話不說白韻琹!

你覺得我痴左線?你就痴線o既!

1. 終於有人有本事令激進份子收聲,放佢入去成個議會即刻清靜晒。

2. 有文化修養,辯駁精警,又唔會係開會會寫大字睇youtube遲到早退。

3. 聲音抒揚頓挫,起碼唔會好似石禮謙果D喃嘸佬死唔斷氣咁。

4. 做埋立法會主席可以俾議員盡訴心中情。

5. 坐過監,了解邊緣人士心態。

6. 力撐扑友若缺齋老人的夢中情人 。

7. 其餘6條友全部做過咁多年議員都做唔到野,正一垃圾議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