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7月 06, 2012

關於別人對未來的疑慮

看BBC中文網的獨立評論,文後的回應很有趣,在此引介回應一下。

1. 反對作者的回應不外乎香港經濟和政治也依賴大陸,或者香港人妒忌北京上海等地經濟發展規模超越香港之類。

我是被社會標籤的八十後,曾受董伯恩惠修讀通識教育,對於現今或者未來的香港經濟發展,比其他發展中的國際城市差是必然發生,我甚至朋友們也心裡有數。

城市經濟依附周邊經濟實體是基本常識,廣東省實體經濟放緩和產業提升對香港經濟構成打擊也是不爭事實,對於這個我也只有無可奈可。

但是我們可以選擇開拓更多經濟增長來源,與世界各國貿易以分散風險。我們的領袖夠不夠Guts搞多元經濟,就要靠我們上街大聲喊了。

2. 有回應指台灣的民主政治很爛,所以中國人包括香港人搞民主只會愈搞愈糟。

究竟台灣的民主有多爛?其實已經爛完了。經過民主選舉的洗禮,台灣從政者的質素愈來愈好,選民愈來愈懂得問責,懂得從政治選舉爭取個人利益,也有能力選擇較有遠見的政治人物。ECFA的錢可以繼續賺,票還是投給深綠。

從後水扁時代的民進黨,我看得見台灣在朝野爭鬥間緩緩走入實事求是的高質素問政,更懂得急選民所急,憂市民所憂。核電、市政、國防、經濟也在苦困中努力尋找出路。藍綠雙方的選民也相當克制,我們甚至再也沒有在電視上常常看見立委在立法院打架了。

這一切一切,香港不是更有條件能夠達成嗎?

3. 另有回應指香港只會愈來愈亂,因為八九十後青年不懂得太平的好處,經常受人唆使到處衝擊惹事,頭腦簡單唯恐天下不亂。

物極必反。

天下本是在混亂和太平間不斷輪迴,我們一早已明白。換著我城不是滿街尚能賣命以糊口的奴工,而是滿街失業大軍待業青年,暴動定必一觸即發。所以亂與不亂非由我所控制,而是政府管治是否恰當的問題。

與其擔心日後亂世,何不支持民主普選解決爭端?更應營造環境推動新一代承擔經濟發展方向的責任。例如,資助創業,壓抑租金地價,善用社會現有人才投資科研,也是令社會方向從低谷尋找出路的方向,無需再飲鴆止渴。

八九十後的思量並不是十年八載,他們看得見的明天比五六七十後都長。當時間還站在你身邊的時候,你的思量長度何嘗不是數十載?

所以請大家不要小看八十後,請給予社會的將來更多信心,相信未來納稅人的眼光。一如過去五六十後進入社會甩開父母後,擁有向全世界學習和試煉的空間,讓他們帶領全港市民走出困局。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