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2月 31, 2011

Farewell To EX-hibit

在唸大學前後和在旅遊景點打工之前,我曾是展覽業底層的一份子。告別這行業一年多後,看見仍在業內打滾的舊同事,除了被中介公司剝削得更嚴重外,也沒有甚麼好前路可言。

若不是身處局內,也不會瞭解本地舉辦的貿易展覽差不多被半官方土豪壟斷。那棟在水中央的私產地標,春秋二際人來人往忙個不停,夏天和冬天是消費場所。攤位以萬元計美金租出,高層視展覽如派對盡情享樂,而底層臨時工由時薪六十元變成三十元上下,還有消失了的午餐和毫不人道的半小時無薪午飯時間。

在這種大型場地工作,最大的好處是能見見世面,抹走幻想看清楚現實社會。間中接觸明星美女模特兒娛人娛己與客人交流管理學問、一同高歌《Hotel California》、見識貪婪與人生醜態學習與社會中百樣人相處,從不同角度觀察理解表象真相

如今我已可跟展覽業揮一揮衣袖,但內心仍感謝在我生命的點點漣漪之中,結識了一群好友。想起大部分當年一起工作的真心戰友,由素不相識到建立手足友誼,再到現時在生活中重逢,當中經歷的苦甘我仍然回味。

最後如無必要,我也不想再重操故業了。

------------------------------------------------------------------------------------------------------
在告別2011之際,以歌聲送走悲傷不快,祝各位有個又精采又充實又快樂的2012!

星期四, 12月 29, 2011

冬日女兒香


又到冬天,朝朝清早最歡喜,成街女士香噴噴!晨早返工行係D女士後面,一陣北風吹埋黎,真係「嘩嘩嘩」呀!!

合埋對眼黎行,我即刻幻想自己好似係古裝電視劇裡面行緊市集大街,一陣飄香撲面而來,原來撞到心中女神係前面添!點知行多兩步即刻回到現實,女神都未真係撞到,已經撞正條電燈柱!

P.S. 多得D Lotion呀保濕霜潤手霜加咁多香料,大家又密密搽,真係行到邊都咁香啊!

星期三, 12月 28, 2011

念身不求無病

診室內,我與醫生聊著往後的日子應該如何生活。

「你都無咩可以做架啦,好好享受下啦!」

大家千萬不要誤會,我並非身患絕症不久於人世之類。雖然此病來歷不明也無藥根治,但總算為近年身體種種不明狀況下結論。

由入院檢查到斷症前的一刻,我也十分坦然。因為我認為自己年紀輕,就算得上痛得要生要死的病,大不了直接面對死亡,反之都是芝麻綠豆事。最後當然是「買大開細」,醫生也老實交待病況,此病「難斷尾又唔會致命」,自此後整月忐忑。

月中發呆游思時,細讀辦公案頭之上有張用作遮醜用而貼上的十句箴言,首句如下:

念身不求無病 身無病則貪欲乃生 貪欲生必破戒退道 是故聖人以病苦為良藥

讀完,當頭棒喝。有病痛雖苦,但也可好好利用糾正過錯。過去狂妄、情緒不安脾氣暴壞之間的痛楚,原是被忽略的警告訊號。因此以後每一次的痛,也如心中明鏡,照出過去的錯,要糾正自己別再重蹈覆轍。想到此處,人自鬆一口氣。

P.S. 於某藥廠打工的舊同學知道之後,就話呢個咁少有o既病,仲難過中六合彩。我笑一笑,暗忖相比電視提到o既病友要花盡家財醫病,而且生活不便身心俱疲,自己病況輕微已經萬幸。而家我就好似下面條片o既靚仔男主角咁一樣正常生活,多謝大家關心!

星期四, 12月 08, 2011

一件與我無關的事情

寶島來的老師蠻喜歡跟我聊政治,但我這一年對社會大小事的熱情已大大減退,無力感愈來愈重。

老師第一句問候就是關心香城明年的凸手選舉,因為明年寶島又適逢首領選舉,兩岸好不熱鬧。

我第一句回話就是「關我屁事。」,Eben兄說他投了兩張選委界別選舉的票,可是我連投一票也沒份。報章上大字標題兩營相鬥互爆陰私,藝人富豪紛紛隔空交火,香港前途大事淪為「三線嫩模與二狼一夜友誼」之類的娛樂新聞,全民參與每周電話調查,媒體樂得每天以花邊新聞跟進。

候選人與大眾,彷彿城內城外,城外熱城內冷。香城男女熱衷於觀賞轉播體育賽事,或者追看八卦新聞,如此競選方式甚對人們脾胃,因為無法掌握的事,最適合茶餘飯後口沫橫飛。說到肉緊處,還盼望新人上場帶來改變,細說你無法從中參與得益的治港藍圖,心裡投出你從來沒有的一票。

其實活在一個事事不關己的國度,這跟移民外星有甚麼分別?



對住D柒撚懵懵問:「你支持邊個?」,最好第一句寸佢:「你有票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