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6月 08, 2011

五月三十五日,有人拉了屎。

我依稀記得,五月特別長。

某年我寫了篇文章,紀念這漫長的五月。

結果有個人,冒著死後會變成無主孤魂的風險,在我這裡拉了督屎。

屎不像人肉,坦克輾過後還是堆屎,風乾後不會變屎乾,只會變成屎餅。

無主孤魂與屎餅,是個值得紀念的組合。我希望它們不會如歷史的沙石一樣,灰飛煙滅。

五月三十九日記

P.S.
1.悼五月三十五日某國生產的杯具,其實可以有很多的方式,例如寫一篇「無聲的抗議」。
2.普遍教育的正史與課外書的野史永遠並行,我從來也未聽過正史是「霸權」,只聽過正史是勝利者編寫的,是權力的展示。說到權力展示當中那懾人的「霸氣」,能夠令別人閉咀真是件又偉大又令人害怕的事。
3.我覺得,認為這杯具無需要留住的人,都不懂得為甚麼每年要將它拿出來,細細探索其中一大片瑕疵。這說明這些人有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人生已迷失在時空裡,回不了頭。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