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9月 15, 2010

美女說

曾有一段日子,小詩係人來人往中靜靜咁用對眼工作。基本上果種工作都係幾悶,工作大部分時間係留意下周圍有D咩人同事;而娛樂係自己發掘,咪就係望下行過o既靚女同D騎呢人囉。

間唔中睇下靚女都係件賞心樂事,咪當入博物館睇靚靚藝術品,希望將自己訓練到好似杜牧有一流o鑑賞力囉。以我過去o既觀察,包埋喬裝化妝咁計,香港靚女o既數目係幾多o既。膚淺d講句,化到塊面好似生雲吞皮咁,黐番正對假眼睫毛,搽個深色o既眼影同上唇彩,呢種「基本妝」不論個女仔本身靚唔靚,係人來人往間男人或多或少都會望一望。男人偶爾心水太清唔小心睇穿左個妝,內心又會一陣失落,不過都總好過落Pub係黑暗裡中伏o既。

有一排日日都有大堆靚女(甚至名模名媛)睇,越望就睇得穿美女軀殼內都係凡人,一樣有人生八苦喜怒哀樂。最重要係佢地外表可能係完美,但性格唔一定完美。果次除左睇到D破壞一眾少男幻想o既動作外,言行表現出o既個性,亦不禁令人搖首。所以遇到美女,就算唔中伏都唔代表中頭獎。

做美女,即使性格討人歡喜,但生活上有班狗公日日係你身邊圍圈轉,表面上令人又羨又恨,事實上真係好鬼煩。假如「美貌與智慧」並重,把心一橫走「第三條路」,殺傷力可以好驚人。

近距離應對美女o既場面小詩都有唔少,又係果種工作關係,仲係眾男士夢寐以求o既近距離助美場面。一般都唔會有咩特別事o既,反而行開「第三條路」o既就會拋下胸放下生電,仲會有D特別情況會變本加厲姣你。講真小詩就唔係好enjoy,俾人姣完做錯事可能會無左份人工,何必呢?

所以靚女對小詩黎講如凡人,交美女不如交個真心友。而家望見美女再心動,都皆因佢o既內在美了。

P.S.大家睇得唔過癮唔好鬧,所謂寧得罪小人莫得罪女人,見好就收先得享全壽。

星期六, 9月 04, 2010

姣婆遇上脂粉客

一個月前米兄在其網誌講述參加某公開活動經歷,還附上其他對該活動服務不滿的網誌連結,看過連結後真是百感交集。因為外來客所知內情甚少,以致信口開河之批評不絕,有時未必瞭解箇中癥結。我敢打賭那位開空中巴士的飛機師,假若沒有客服經驗而需面對客人惡意刁難大吵大鬧時,表現一定比活動的工作人員同樣不濟。

而在此我重申,我認同「活動坑人」這指控,不過此文我並不打算繼續批評活動內容,反而想向大家披露一件讓人擔憂的事情。不過這事不好說,其實我也不知該怎樣說。

這事也許是新學制的悲哀,也許是社會價值扭曲的折射。

活動內的工作人員,其中不少是中四與中六的學生,以「義務工作」性質站或坐在崗位上工作。不過最特別的是那群正修讀新高中學制的中四生,跟被老師「騙」來當義工的中六生不同。他們當「義工」的目的,是為了獲取充裕的「義工時數」,以符合本地各大學的「入學要求」。

新學制內的「社會服務」固然讓年輕一輩得到體驗社會各層面的機會,但當我這「老一輩」還以「固有思維」從「社會服務」聯想到在非政府組織、醫院或公帑資助的社會服務機構當義工的時候,眼前的一切卻將我過去的想法全數改變。在此商業味道濃厚的活動裡,雖然我不敢將之歸於「牟利」一欄,但活動結束後耳裡聽到「賺錢」一詞,與眼前的一批「義工」連起來,卻使我深感不安。

這群勞動人口外的「免費勞動力」絕不能小噓,一旦義務工作範圍涉及商業活動,所牽動的將會是社會上3-4%的就業人口,影響的基層職位數目將以萬計算。假若幾年後全港修讀新學制的十多萬學生,參與的「義務工作」有來自牟利項目的話,那麼教育局便無法洗脫「促進官商勾結」之罪。

我深明主辦單位渴望利用義工去降低人力成本支出的「尋常」做法,而學校如斯殘忍將學生推到客服業最前線做義工,頗有「逼良為娼」的味道。但當我想起剛被無理客人臭罵一頓的中四小女生,躲在後面偷偷拭乾眼淚後匆匆跑回崗位,為的只是達到那千餘小時的義工服務目標,我便明白這故事應該叫「姣婆遇上脂粉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