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7月 25, 2010

小詩隨筆121

新一年的隨筆姍姍來遲,實在抱歉。雖然我知道大家毫不在乎,但也總得講一句。另祝各位事事順境,福壽安康。

Cafe首爾

一看「開飯得金」那裡最舊那篇食評,便知這那是我朋友的手筆。

上個冬天某日中午,家母仍在住院。那時還未成為家中常駐「渣鑊」,為避免被當時粗劣廚藝自殘,我獨個再訪該店。

對於街外食店食物的味道,我沒有太多的瞭解,反正在高效商業模式下,都是濃醬濃油味精多,因此談論味覺是多餘的。而我在該店吃的,卻是另類的東西。

午市比較冷清,老闆不忙,還有一個本地伙記在後面忙著。老闆面帶親切笑容遞上餐牌,說韓語的他還保留著韓國平民男子的樸實髮型。我慢慢的看菜牌上的字,老闆回位繼續上網。後來我點餐,基於我對老闆少得可憐的理解,我決用手指點一點套餐LE。「LE。」。我點頭回應,然後我發覺無論我走到那裡,只有口袋裡還有點錢的話,應該會過得很好。

待餐上桌,看見鄰檯的女士正在吃人蔘雞,就想起一位一面相識說到韓國傳統餐館菜牌上只得幾道悶壞人,大家都在家裡進餐甚少外出用膳。如今餐牌上也不只幾道而是十幾道,除了被騙外我找不著原因。

套餐上桌了,我錯誤的沒用韓國餐桌禮儀吃著LE,同時缺德的聽著老闆跟伙記之間利用簡單英語閒聊。其實想來也不算缺德,我不過在見證文化與文化間交流,實在不需太過深奧的道理。慢慢啖著煮豬肉和白飯,我方記起辣味也是韓菜的部分,為求分散精神,我將視線轉到正在播韓國某電視台的音樂頒獎禮。看著東方神起、SJ,然後是少女時代在唱《Gee》,我並非少時歌迷,連少時有幾個成員甚至樣子也搞不清。回頭一看,老闆拿著水杯悠閒的繼續上網。

最後喝下那變成微溫的湯,喝進口才發現原來可以解辣的。唉,只怪我粗心大意,還不了解餐裡的用心,一如我第一次隨友到訪,沒了解用來撈石頭飯的辣醬原來加了果汁減辣一樣。

結帳,不知為何用普通話說了句「謝謝」,老闆微微鞠躬報以微笑。走出門外,寒風迎面來,我的衛衣包住的,是我在這區久違了的人情味。

我地用口毀滅我地o既母語

睇時評話香港應該做保衛粵語o既最後基地,睇完我就想笑。粵語今日面臨危機你我有責,保衛粵語要到危急存亡之時先發力,遲唔遲D?

更好笑更令人擔心o既係粵語唔係因為外來文化消滅,而係被內部核心用家自我滅絕,以致土崩瓦解。

我咁講係有原因o既。

話說有次親戚聚會,同檯食飯o既係一對中產夫妻親戚,兩位都係專業人士出身,個女讀緊幼稚園準備入國際學校。席間我撩佢地個女玩,講左句「喂,妹妹。」。點知佢地個女無反應,佢地話個女唔識聽中文,你用英文同佢講啦。我當堂呆一呆,係香港地生活成長唔識廣州話,唔係卦?後來聽到我大學有某位講師個仔係俾父母訓練從小講英文,母語就放棄唔准學,先發覺原來唔係個別例子,而係一個病象。

一班香港中產專業人士竟然用口對自己母語投反對票,原因係講英文講普通話先可以令仔女入到國際學校。但咁做不但將仔女學習母語機會扼殺外,仲對身處o既嶺南文化自我矮化,你話粵語豈有得救之理?

執念

自定修行的近一段日子,我經常叫自己放下執念。例如炒菜不一定要加半匙鹽,朋友遲到了五分鐘其實不用打電話直到找到他/她,考試也不需取滿分,高分就好。

執念明顯讓我成為緊張大師,近年身體一連串的毛病也是壓力所致。然而經過幾月調息,病痛少了身體運作也穩定下來。當然毛病還是存在的,如頭上多了幾條銷魂青絲。偶然梳一下翻出來看看,心裡出奇地很暢快。

後來去了一趟旅行,我心裡慢慢放開心綁,隨身邊事物再放慢一點節奏。路途上一些犯錯的經歷不經意的思考,使我有新的覺悟。

執念如在身上繞線,太多會礙手礙腳,太緊會勒傷自己。

現在,讓執念守住我最珍貴的東西,就夠了。

3 則留言:

  1. 讓執念守住最珍貴的健康,多多保重^^

    回覆刪除
  2. 除了健康,快樂生活也很重要啊~

    每天起來最重要係生活愉快,解唔開o既事留係夢中解決。

    回覆刪除
  3. 一班香港中產專業人士竟然用口對自己母語投反對票,
    >>>>原因係香港人長期唔覺得粵語係正統語言, 呢個情況已經幾十年。本來上兩個月想講呢個話題, 遇上廣州的粵語保衛戰, 冷一冷, 遲d再寫~~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