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8月 16, 2009

小詩隨筆120

距離

學點佛學的道理,能夠將我的心平靜下來,專心面對眼前問題。當然以我的性格與見識,是不會跟三姑六婆一起拜佛,更加不會跑去當和尚,到處看到處嘗會是我的人生目標。

佛學教人離苦滅苦,但先要知苦、體驗苦,橫看豎看都知道照辦的話會很痛。這是一條自救的道路,痛多久視乎閣下慧根,一旦止痛成功就能夠離苦。如今我踩中了八苦其一,已痛得我不能言語思緒紊亂,連先前學會「活在當下」的道理也變得不實在了。這刻我知道原來我離目標還很遠。

我想我要換個新的辦法去解決這個苦難,至少我會辦得比江華聰明一點。


讀陳雲《中文解毒》

為了提升連我自己也無法接受的中文水平,在書展裡買下陳耀南博士的《書面中文的本質與應用》。同行書友見我像嗅書多於買書,也摸不清我逛書展所求何物,一時意氣用事再買下暢銷書《中文解毒》以明心志,誰知讀通書中文理外有意外收穫。

從小已對共產語言、宗教語言甚至路牌上的文字無法理解,直到讀到此書方知這堆被人不斷膜拜的權威文字,是如此數典忘祖。這百年來被我們破壞中華好文化可謂多不勝數,「中學為體西學為用」變成了全盤西化,就連文字都被批鬥得體無完膚。可見被侵略後數十年間國人被打得陣腳大亂,國家中門大開變成了更可怕的百年文化侵略。

我們長於這塊因時局而起的嶺南邊陲,有幸幾十年間不被政治與外地文化污染自成一閣,國學精粹仍能被幾位老先生與他們的幾個年老門生守住。然而香港近廿年沾上拜金狹視之風,國學走不出象牙塔,好文化愈來愈缺乏。到了小詩這一代,已沒有可養活自己的好文化,只有不斷袪掉國家尊嚴金銀財帛。而滋養民族的文字也漸漸失守,人人別字橫飛用字狗屁不通,擁有文化自覺意識的青年更加寥寥可數,當下中華文化有如武當絕學,小詩覺得現在才醒覺也守得太遲了。

階級角力.世代戰爭

第二代人向我們第四代人不斷灌輸「香港夢」,叫我們做工要勤勤懇懇不要怕辛苦,不要計較工資多少時,真是居心叵測也極其危險。

博客王月生寫道第二代的政經人物手握大權不斷肥上瘦下,又不斷切斷低下層的青年向上爬的機會,同時又利用自己的影響力令其子女爬上高位。這樣我們絕對看得到,未來香港的政要經要其實來來回回都是那些姓李姓曾姓陳姓唐姓馬等等的人,人才與財富流動被隔絕,官商與人民之間的距離就更加遠了。

官商小圈子政策所帶來的問題不單只是財富分配不均,更嚴峻的是分化社會製造階級,因此官民之間兩走極端造成民心思變社會動盪。第四代大學畢業生是「阿爺」眼中最後一批「港英餘孽」,他們小時候被灌注公民意識自由民主,長大後也沒有時代的包袱。假如第二代的剝削與搾壓把他們從「香港夢」中搖醒了,他們只有向第二代的官員作更激烈的回應,例如投向的打著民主抗爭旗號的社民連。

第二代的官員只顧賺個盤滿砵滿,然後遠走高飛或者投身商界繼續經營,經濟政策是否「食老本」根本與他們毫不相干。當然由垃圾教育制度培育出來的第四代也不是傻崽子,望著家園被一班在「阿爺」面前表現得像個死太監的政經要領,將經濟弄得團團糟,自己也難免氣在心頭。一旦在未來有數年經濟表現一潭死水,又時來運到遇上政府威信崩潰,年少氣盛的第四代在激進抗爭份子鼓動下,可能來一個"Live Young Die Young",就像二十年前國都一般的血腥衝突。到時候丟官的第二代與丟命的第四代會是輸家;贏家則是「阿爺」,還有由阿爺培育出來的「死剩種」—第五代。

2 則留言:

  1. 陳云說那是"野蠻文", 一矢中的。成日開口埋口要鬥爭, 要行動, 只有共產主義才出了這樣核突的中文。

    回覆刪除
  2. 篤篤兄,人地搞革命就要幹到底,中共D嘍囉真係好恐怖架

    我有位老師細個係大陸長大,佢話有一年佢鄉下澇災,果度D右派黑五類o既家庭係落大雨前,屋企前門後門俾人用木條攝住晒D門環。洪水滔滔淹過屋頂,數家幾百口就咁無左。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