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25, 2009

由書展到品味與文化

品味(taste)跟文化(culture),香城人總是分不清搞不懂,有甚者更弱智得將書刊散貨場式的書展說成「文化盛事」。其實香城本身稱不上「文化沙漠」,只是擁有的文化都不是好文化,例如書展就是本地文化的一部份,是本地人對文學觀感的縮影。至於老中青在書展買「o靚模」寫真集,則是市民品味差劣的表現。

讀到這兒或許仍會有人不太懂小詩在說甚麼道理,姑且讓我在這裡先闡釋一下甚麼是品味與文化。

品味是對某種事物的個人要求,即是個人喜好。例如小詩喜歡喝用九十度半沸水泡的普洱,下了兩茶匙糖半份奶的咖啡。因為這些個人要求都是追求更佳效果更好享受,所以我們用「有taste」(有品味)來稱讚懂得選擇好事物的人。

文化是一種群體的生活習性或習慣,簡單如香城人吃魚蛋、不列顛人吃炸魚薯條。它像熔爐中經年累月的沉殿物,反映著社會進步過程和價值觀,卻未必對社會發展完全有利。現有文化沒落的原因只有一個,就是應用於現實中弊多於利,群眾利益驅使更新的文化取而代之。例如春秋時代諸國軍隊武器文化喜以矛為制式武器,但矛只能用刺的方式擊殺敵人,因此對戰車或馬背上的敵人卻束手無策。到了戰國時代諸國為了增強武力擴張版圖,於是期間發明了能刺能砍的戟,軍力擴張令用戟的文化崛起,從此遇上手中持戟的敵人,戰車馬背上的兵士終於都要掉下來受死了。

品味與文化之所以被混為一談,是因為擁有品味的人眼光放得遠,懂得選擇能為社會建立好人好事的好文化。好品味能製造好文化,壞品味搞出壞文化,後者就是今日香城的最佳寫照。咋日有出版商在生果日報訪問中大罵主辦單位貿發局利益至上,並引述貿發局的人員自稱「無文化」(沒學養)。貿發局當然不是沒文化,相反他們的唯利是圖跟辦事官僚的文化令人「讚嘆不已」,書展之所以不能幫助推動香港的閱讀文化,貿發局的差劣品味應佔相當責任。

傳媒與市民在這些壞文化面前也非全無罪責。媒體背棄了監察社會的責任,轉為製造明星和o靚模的虛構形象,每日鋪天蓋地的報道垃圾新聞;市民面對假新聞和斷章取義嘩眾取寵的報道,不但只照單全收,更同時建立壞品味有樣學樣。今日o靚模橫行全城,不過是香城整個壞文化裡其中一個登峰造極的表現。

有怎甚麼的品味就有怎麼樣的文化,在香城的壞文化面前,打算去書展的朋友,你會拿出哪一種品味?

3 則留言:

  1. 有出版商在生果日報訪問中大罵主辦單位貿發局利益至上>>>>貿發局首要當然是搞貿易, 如果他們搞"文化", 就是失職了。e+鬧貿發局唔搞文化, 就等於去世界盃鬧人唔打籃球 !

    我唔明點解o甘多人強要用人地做自己想做既野?香港人,品味如此, 就決定左書展的本質, 不滿的應該自己另起爐灶搞一個盛事

    回覆刪除
  2. 彭生係鬧得唔係咁o岩,但唔代表TDC唔抵鬧的。

    TDC成日掛住自肥,無考慮過點打造展覽o既形象。貿易(版權交易)佢地搞唔成,係因為佢地早年無篩選過D參展商,為左質爆個場就乜都招晒過黎。

    哼哼~上年見識過人地搞o既水果展,人地黎參展係每日帶個篋帶定一箱辦(唔係散貨),然後係個booth慢慢同人傾生意的。街客參觀?Welcome~但我地只限做批發,唔做現場零售。相反我對TDC食品展o既「陰影」,純粹係人人兩個四十二吋大篋,裡面有好多罐頭鮑到期麵同幾排生油!

    講番華文書籍同版權交易,俾我都去台灣新加坡傾啦,何必留係香港?

    回覆刪除
  3. tdc, 證明左香港人既"年宵"意識好強, 搞乜都用年宵花市做藍本...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