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25, 2009

由書展到品味與文化

品味(taste)跟文化(culture),香城人總是分不清搞不懂,有甚者更弱智得將書刊散貨場式的書展說成「文化盛事」。其實香城本身稱不上「文化沙漠」,只是擁有的文化都不是好文化,例如書展就是本地文化的一部份,是本地人對文學觀感的縮影。至於老中青在書展買「o靚模」寫真集,則是市民品味差劣的表現。

讀到這兒或許仍會有人不太懂小詩在說甚麼道理,姑且讓我在這裡先闡釋一下甚麼是品味與文化。

品味是對某種事物的個人要求,即是個人喜好。例如小詩喜歡喝用九十度半沸水泡的普洱,下了兩茶匙糖半份奶的咖啡。因為這些個人要求都是追求更佳效果更好享受,所以我們用「有taste」(有品味)來稱讚懂得選擇好事物的人。

文化是一種群體的生活習性或習慣,簡單如香城人吃魚蛋、不列顛人吃炸魚薯條。它像熔爐中經年累月的沉殿物,反映著社會進步過程和價值觀,卻未必對社會發展完全有利。現有文化沒落的原因只有一個,就是應用於現實中弊多於利,群眾利益驅使更新的文化取而代之。例如春秋時代諸國軍隊武器文化喜以矛為制式武器,但矛只能用刺的方式擊殺敵人,因此對戰車或馬背上的敵人卻束手無策。到了戰國時代諸國為了增強武力擴張版圖,於是期間發明了能刺能砍的戟,軍力擴張令用戟的文化崛起,從此遇上手中持戟的敵人,戰車馬背上的兵士終於都要掉下來受死了。

品味與文化之所以被混為一談,是因為擁有品味的人眼光放得遠,懂得選擇能為社會建立好人好事的好文化。好品味能製造好文化,壞品味搞出壞文化,後者就是今日香城的最佳寫照。咋日有出版商在生果日報訪問中大罵主辦單位貿發局利益至上,並引述貿發局的人員自稱「無文化」(沒學養)。貿發局當然不是沒文化,相反他們的唯利是圖跟辦事官僚的文化令人「讚嘆不已」,書展之所以不能幫助推動香港的閱讀文化,貿發局的差劣品味應佔相當責任。

傳媒與市民在這些壞文化面前也非全無罪責。媒體背棄了監察社會的責任,轉為製造明星和o靚模的虛構形象,每日鋪天蓋地的報道垃圾新聞;市民面對假新聞和斷章取義嘩眾取寵的報道,不但只照單全收,更同時建立壞品味有樣學樣。今日o靚模橫行全城,不過是香城整個壞文化裡其中一個登峰造極的表現。

有怎甚麼的品味就有怎麼樣的文化,在香城的壞文化面前,打算去書展的朋友,你會拿出哪一種品味?

星期六, 7月 18, 2009

小詩隨筆119

真的很忙

自從開始做研究功課,忙和壓力就從來沒有減少過,加上要參加上學期不合格科目的補考和接二連三的做專題報告,我幾乎絕跡blogspot世界。打開google reader看見hana跟小瓶子接連發文,心裡只能暗暗羨慕,一會又得把腦袋栽回書本筆記中。

不少稿子寫了一半就擱在一旁,尤其是那些環保題材文章,寫起來的篇幅比我本人用來交功課的還詳盡,而且有些題材我從來也未接觸過,單是搜集資料就用上半天了。多得老師在課上提點評論環保政策實在要多三思,現在寫的還比以前認真,畢竟文章應該要愈寫愈好。

----------------------------------------------------------------------------------------------------

三十年代

頃刻這十二年來,令我最能感受到百家爭鳴的大時代氣氛。我所接觸的人和事,裡面都充滿激昂,大家都熱烈地說話,空氣中都多了不少暗湧。偶而回望一下,陽光下黃土地上發生的大事件,其實內容跟70多年前的沒兩樣。人是一樣的,只是樣子不一樣;都是那些地方出亂子,被欺壓的都是那一種人。老外都是跑來黃土地上找機會,那些人的錢都是放在外國的。

而最重要的是那些有錢人都是一樣繼續燈紅酒綠,大家都沉迷在當下的太平盛世。

----------------------------------------------------------------------------------------------------

書展

昨年曾身在其中,深深感受到何謂「水洩不通」,要輕鬆一點行書展,非得在十點半與十一點半的時段,即「搶閘」群與brunch後進場青年之間的空檔位入場。

o靚模寫真集對書展人流的影響之大,昨年已大有體會,還望各大小龍友保持自律(其實我也知這是白說),多搜集資料,例如寫真集是哪間出版社出版、簽名區在哪兒等等,因為你們在普遍工作人員眼中,是無腦低B的一群(某些更認為你們淫賤),雖然仍然表面笑面迎你,但暗地裡卻在問候閣下壽堂。

至於我今年卻決定不幹了,還是循規蹈矩上學去,放學才跟同學一起訂雜誌買周游媽的精品書買行山地圖,還有買我心愛的麥兜公仔。

星期六, 7月 04, 2009

我X你,永遠懷念塔可夫斯基

個CD盒右上角崩左o既?我X!
(好在買來聽o既o者!)

先旨聲明:筆者係一個唔識咩叫Indie咩叫Cantopop,二十出頭仍然沉迷九十年代華語音樂但又唔聽四大天王,最新聽o既歌叫《城裡的月光》。

佢地係近第二次令我願意俾真金白銀買唱片o既樂隊,原因有六:
  1. 暫時仲未有人非法上載,而我想聽《聖誕XX派對》,又唔想上「你管」度做馬,唯有乖乖搵碟買。
  2. 據聞全港得一千隻,又據聞佢地從始散Band,以為有得炒。(但明知銷情唔會好好,佢地隨碟無Poster無戲飛無Coupon。)
  3. 佢地玩D香港音樂人唔敢玩o既踩界題材,歌詞夠玩野,我鍾意。
  4. 以為成隻碟o既歌都好好聽。(先前已經聽左一半o既歌,點知其他o既歌D風格原來咁極端)
  5. 妄想以為聽/買呢隻碟係一種好型o既表現。
  6. 想學人買一隻碟就叉隻腳落黎扮香港獨立音樂o既見證人。
可以提醒下各位有興趣買碟o既朋友,FTC真係一隊極端口味o既組合。你鍾意就鍾意,唔鍾意就一定唔會三心兩意。你未必會鍾意何山o既noise guitar或者阿P發出近乎走音o既低頻訊號,更加未必明點解可以用一個「屌」字唱足成分鐘。但若果你唔介意放低道德底線或者鍾意講粗口鬧政府,又忍受到某D歌編曲同歌詞其實唔多夾o既問題。相信呢隻碟會引起你o既共鳴。

P.S. 「X」可以代入好多個唔同o既字,唔一定係粗口,例如「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