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5月 20, 2009

小詩隨筆118

飛沙風中轉

現在每一天的晚上我也很累,手上每件事也力不從心的勉強完成,或者不是由我完成。我的腦袋和身軀只是渾渾噩噩的隨著別人或者既定程序而行。

了無牽掛,心裡是空蕩蕩的,我知道我不會再想起任何人。在別人的生日會,我盡最後的努力去抖擻精神,迎接似乎仍然存在的你。我知道我跟你很相似,但這夜裡我的疲倦我的沉默,被你的笑容你的聲音將我比下去,更使我覺得你與我之間其實存在很大的差別。

匆匆用忙碌和胃藥送到填滿自己,然後繼續迷迷糊糊的填下去。



----------------------------------------------------------------------------------------------

很久已沒有再聽Beyond的歌,過了十四、五歲之後便沒有這麼瘋狂,再沒有對樂與怒的那份狂熱了。



《情人》是一首好特別的歌,她的調子有商業計算的部分,但編曲卻就很不一樣了,很豐富而且結他在形造情緒上運用得非常好。假如將曲子變成管絃樂就更有看頭,不過Beyond跟港樂合作幾近不可能。

這次翻聽完全去除了過往對Beyond是隊搖滾樂隊的成見,這似乎更能欣當家駒的作品。用感受一首情歌的角度去欣賞,欣賞詞中淡然的告白,所能得到的將會更多。哈,或者是我有點感同身受,在舊瓶中嘗到新酒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