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3月 27, 2009

純粹創作-炒股


最近股市總是上上落落,猶如近來的天氣一樣反覆無常,驟晴驟雨煙霧瀰漫。跟曾經一同「出生入死」的大學同層樓友聚首一室,解開領帶拿起一瓶檸檬Vodka,一人一句的說身家怎樣被股海吞噬。

大學的最後一年拿了一半學生貸款炒礦業股,另一半再將打工賺回來的錢一起押上,聽了陸叔「有買貴無買錯」的六字真言,買了人生中第一手匯豐,打算用來幫補一下退休時微薄的強積金,還有賺取每年足夠請父母上茶樓品茗好幾次的利息。結果身家翻一翻,而且清還貸款的總數目都弄到手。

第一年打工時經濟環境非常好,基本上除非買上和黃這些「生滋」股,否則要在短時間內賺點蠅頭小利簡直易如反掌。不消幾個月我可以兌現對我女友Meiko的承諾,送她一個LV皮包另加一個地球旅行袋,並且一年內實現到泰台日三地之旅。

零八動極思靜,想來應該為將來打算,忽然又想起買入匯豐,於是現在持有的數手都在百多元買回來。海嘯初來還沾沾自喜,因銀行業乃百業之首,情況怎壞也壞不到銀行界。結果血肉橫飛之餘,在七十五蚊心想「買你死都唔會再大跌」,大呼抵買順手溝貨參與建設血肉長城,最後淪落得跟青姐一樣「嚇到喊」,在二十四歲第一次體會何謂「淚滿襟」。

多虧有吸濕大笨象,一件晾在房間好幾天的白襯衫好不容易才被弄乾,趕得上明天上班時用。然而現實上的「大笨象」卻不知不覺把我的荷包吸乾,更遑論止蝕回本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