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3月 27, 2009

不是刁理

高手

本來呢篇野係想回應下Bittermelon兄係老頭個網度o既一段留言,不過寫寫下寫成咁。

今日睇左癲狗怒插局長果段片,基本上都講晒小詩o既苦況,假實習收四千真係唔夠使。

老鼠議員呢D佩虎符坐皋比o既死八婆,話出來抗議果班學生應該一個都唔好請,調番轉頭佢淨收四千一個月又頂唔頂得順?有樣野叫官迫民反,江澤民都講過中國人o既人權就人人有飯開,搞到成班人飯都開唔到o既時候,你班官員係咪應該反省下個政策呢?

真係好懷念以前有集《議事論事》捉左班想當年富貴o既豉油黨議員去臨屋區住一日,等佢地體驗下低下層生活,而唔係身嬌肉貴係議會大隻講,又或者出黎做騷做到核核突突,好似今年凸手賀年片咁幫阿婆戴頸巾差D變左勒死阿婆。

呢班高手真係好應該去再培訓,飲下孖蒸蒙牛食下梅林牌午餐肉同生命麵包做o既三文治就o岩o勒!

真係好唔想又要再貼呢首歌出來應景



---------------------------------------------------------------------------------------------------

「仆街」不是粗口?-粗鄙跟幼稚化的現象

長毛係議會度大聲叫司長去仆街,結果成為一時熱話。佢同癲狗都不斷引經據典為自己開脫,話古書都記載,查實非常風雅云云。

語言係會隨住時代變o既,正如死八公八婆呢類說話雖然粗俗,但都唔再係粗口。可能仆街真係唔係粗口,但話需如此作為一個議員係咪應該講番D文雅D o既說話,証明自己唔係一個衝動魯莽o既屠狗輩。

由司長條條fing到特首鳩噙再到戴婉瑩「甩底」長毛仆街,已經說明左香港社會由上而下走向粗鄙。大家本身學養不足,又已經習慣左一時氣憤難平,就隨口侮辱他人呢種行為模式。大家互稱仆街撚樣,習以為常咁屌人老母,閒談期間毫無意義鳩噙,將怨氣不斷濃縮循環,最後繼續用粗口發洩。

粗鄙本身就帶住幼稚無能o既特質,係唔識運用詞彙先會出現o既字眼。呢班高官議員係公眾場合開口講D粗俗字句,又難怪佢地成班都好似小學生鬧交咁,最終一D建樹都無得個講字。

1 則留言:

  1. 垃圾會狗議員
    眼中只有選票
    道理禮貌又關你老母乜事?
    唔好話我粗魯
    我係堅決擁護社民歪理
    下次我兜口兜面小狗社民三子老母時
    佢地咪X郁我呀!
    言論自由呀而家,唔係咩呀!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