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2月 22, 2009

小詩隨筆113

唱歌

早上的車廂通常很擁擠,肩碰肩經常發生,偶而遇上一些「以為自己趕時間大晒」的中年大叔,被壓得四肢扭曲更是家常便飯。香港人的忍耐力就是從這些車廂裡失去的個人防衛空間換回來的。

事情一反常態通常代表別有內情,甫進入車卡望見車門附近至車廂中間的空間幾乎空無一人,人們都站在一旁,似乎有些怪事正在發生,而我也該跟眾人站在一邊等著瞧。

昨晚的好夢未完正要閉目養神,耳邊傳來一陣怪怪的聲音。這單一的聲音來源,已蓋過耳機裡的《一百種生活》。我感到很煩躁,想找出源頭處將其小懲大戒,細聽之下卻是《愛是不保留》的旋律。這首新教的新派聖詩旋律清新,曾令我對新教大為改觀,其追上時代的曲詞,彷彿打開了讓我通向基督的大門。至後來成為紀念「香港女兒」之歌,更令我對其教義中捨己為人的情操倍添敬意。

一名頭髮蓬鬆耳掛耳機手執十架頸鍊的女生,將大前半身軀倚著車門,忽然五音不全的高聲唱出全首聖詩。這刻我感覺到那女生很弱小,而那十架很像吸毒針筒,將海洛因都注到她的身上。

------------------------------------------------------------------------------------------------

一對小男孩

男孩子活潑好動似乎是理所當然的事,當玩樂時得意忘型,連父母也叫不住簡直是家常便飯,但似乎這天我看到了例外。

一對小兄弟安靜的跟母親坐在車廂裡,沒有撒嬌沒有在玩遊戲,動也不動也不作一聲。我也肯定他倆不是累了,看他們的眼珠仍在碌碌的四處張望,參與看風景這種消耗精神的活動。

在車廂我禁不住一直看著這對小兄弟,從他們身上彷彿看見了昨日的老大和自己,感覺到他們欠缺了些甚麼。我知道這是我內心深處說不出來,一種很重要的成長經過,而我也知道這對小兄弟將會跟我一樣永遠找不到它回來。

------------------------------------------------------------------------------------------

丟進屎坑裡

自預科以來已交上過大大小小的報告接近百份,每次將研習報告呈上,我也感到無比歎息,感覺尤如石沉大海。就個人經歷而言,無論你有幾多創新有趣有建設性的想法/辦法寫在報告裡頭,到頭來還不及抄抄盜盜的那一次能夠拿高分。交上付出近一個星期心血的報告,一個月後報告批改後發還回來,首頁右上角的分數告訴你,載上洋洋幾千字的數頁A4紙其實早應送到堆填區。

無人欣賞或者利用的東西我們叫它作「廢物」,為形容在報告搞創意這種白費心機的行為,所以我將「交報告」稱作「掉野落屎坑」。

「同學仔,你掉左份野落屎坑未?」

------------------------------------------------------------------------------------

近來都很忙也很懶惰,唯有自我安慰走精品路線。

當然小詩寫的從來都不是精品。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