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1月 06, 2008

純粹創作-車廂


每天上班時候都在鐵路裡和一大群人一起左搖右擺,跟那些夜店的派對不同,每個人也是板著臉一副中秋處決前趕赴刑場的頹相。就算是打個呵欠,聲音也像豬叫一樣。其實這個車廂也頗像運豬的車卡,擠擁得連轉身的位置也沒有,還有一陣陣濃烈的氣味在空氣中散播。

站在不遠處的老色鬼都帶著羨慕的眼光來看著我,因為今天我成為了五位塗上廉價香水的年輕OL之間的孤島。人家說年輕女子多是「十八扮三十」,譬如說在我面前的這一位,厚厚的妝容下手挽著過時的LV皮袋,大意得忘記拉上拉鏈,從那袋口的狹縫中仍可藉折射的光線看到那塊化妝鏡的存在。虛構老成的外表透視出年輕的無知,假如我站立的地方換上了一眾老色鬼,這個四周都沒有扶手的位置,「下手」的機會可多的是了。

假若要滿足食色慾望,我寧願北上陪大陸老闆遊樂,甚至用真金白銀去買廉價的歡愉。至少這樣我還能保持我的雄性尊嚴,換取年輕女生消除我身上「血氣方剛」的原罪,轉而關注那些經常不被留意的好色中年。列車終於從尖沙咀開到金鐘,奇怪的是每次車長到站減速之前必先來個重新加速,這一下突如其來的慣性現象曾讓我害怕失儀,假如因此我撞上了一位女士然後她大叫非禮,那我辛苦經營回來的紳仕形象便迅即煙滅。為此我每星期在健身室苦練下肢肌肉,務求做到在任何情況下都可以車廂內的扶手一樣紋風不動。

「哎呀!」,一個LV皮袋撞上我的腹肌,另外有一隻玉手抓住我的胳膊,原來對面的年輕OL已經倒在我身上。OL一面尷尬的離開車廂,望著她纖幼的雙腿,我恍忽明白女強人上司的粗腿是怎樣練回來的。

2 則留言:

  1. 繁忙時間的地鐵其實很舒服的:根本不用站,放軟你都唔會跌!

    回覆刪除
  2. 假如老頭你有讀過物理,都會知靜態磨擦力(static friction)其實同重量(mass)係好有關係o既!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