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1月 23, 2008

小詩隨筆110

算命先生騙你十年八載,神仙乩童嘴有語無倫次

URL: http://www.nownews.com/2008/11/10/10854-2363407.htm

「關關難過關關過」

比M字額還厲害的著名吹水師小詩提供八字九流橫批: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

我還沒有"Grad"

這個畢業禮對於小詩來說意義不大,副學位的名銜很快就會被淡忘,而且那個地方也不曾是我所留戀過。我心裡記住的只是與小詩一起讀玩想談的同學,當然還有打從心底裡尊敬的博士。

很抱歉畢業禮一完結就跑去找老爸老媽,丟下了一大堆朋友。拍照一輪恭送兩老離開後才找回Zero,Tina和芯芯三位好同學。接過她們的Giroro頭枕和花,小詩有點不知所措,因為想不到這兩個玩意原來是送給小詩。小詩感到不好意思的是還沒有跟她們拍幾張照,她們又要回到國子監上課了。

昨天跟波子和Ivan跑到薄扶林拍照,拍下好幾張好玩的照片。可惜我希望在相片中出現的好幾位朋友卻沒有現身,想來前幾次每每都事與願違,難道當個朋友的距離也那麼遠嗎?雖然還未來到大學畢業的時候,但不知下回再跟你們一起穿上畢業袍是個怎麼樣的日子了。

星期五, 11月 14, 2008

小詩隨筆109

語癌.語塞

唔係上堂做改寫句子,都唔發覺自己寫出來D野咁多語病。小詩D文法無晒白字又多亂咁寫野,好彩一向無乜人幫襯,萬一quote左黎做金句你話點算?

最近小詩做左個書蟲學生,除左睇各大名家o既扑之外,仲加碼係國子監o既藏書閣努力借書來刨。一心捻住好似文化梁咁刨書當樂趣o既小詩,變左個壞鬼書生,睇得書多個腦仲生埋鏽。家陣連講句野都口窒窒,個腦控制唔到自己把口你話點算?

-------------------------------------------------------------------------------------------------

大學生的上中下等

好不幸小詩係課堂遇到一個係薄扶林出黎o既假日本博士,係佢身上聞到一陣薄扶林o既陳年傲氣同酸味。假日本博士係薄扶林o既祖國教授加恆河教授o既混合體,D洋文發音搞到你頭痛尤自可,最惡頂都是一副自以為是o既態度。假日本博士同小詩係中學時候o既一位老師非常相似,就係「好為人師懶係正義」,下下都插手大講耶穌,講下自己威水史等等。

幾日前假日本博士佢老人家,因為同學係導修課一句可唔可以用中文講解下就大發雷霆,一面講自己幾咁開明,話各位同學仔有咩問題佢老人家會盡力幫大家。又話大家溫書備課差勁只係一D二流學生,又唔睇參考書云云。又介紹幾本功能型讀物,大家可以借黎提升能力。雖然佢鬧得都幾o岩,但某程度上小詩都幾唔滿意佢。

小詩就覺得做得天子門生就應該識自己尋找同解決問題,大部分野係唔使人再教o既。雖然社會對我地呢班人期望好高(其實係過高),但人才係磨出黎o既,係龍o既自己識飛上天,係蟲o既自己會鑽地,學若老頭話齋:「自殺唔係犯法」,咁大個人要X街的話自然就會X街,完全唔需要亦無理由要擔心。

話時話假日本博士今次出黎認威威,出來效果不佳之餘仲好樣衰。事實上班學生係咩等級張成績表同外面D老細會評價,使乜你老人家係度說三道四?調番轉頭睇你有本事都飛左去外國做研究,仲係度教班二流學生,大晒自己果D陳年舊事,然後俾一大班學生係後面講是講非?

呢個N流博士提醒左小詩,做人真係要謙厚D。認親叻又或者叻唔切o既人,下場通常都係會好鬼樣衰。

-------------------------------------------------------------------------------------------------

Graduation Barcode

話說天子門生行畢業禮o既時候,多數會俾D地位高o既人物例如身為校監o既凸手、校長或院長其中之一係頭上扑一棍。每年係國子監一個學院畢業o既學生都成幾百人,受扑o既只係捱一棍,扑人果位就要扑幾百下,捻起都覺得辛苦。

前幾日小詩夾埋燒肉阿冤一齊同蘇蘇食生日飯,講起呢個畢業季節就不其然講起呢單野。要預防扑到手軟,其實整個機械支架等凸手等人套隻手落去,象徵式握住碌棍由機械代勞一定慳水慳力。但其實咁樣都幾似屠房蓋豬仔印咁,如果加埋條輸送帶你話似唔似超級市場收銀處過機咁樣?

捻捻下不如係頂四方帽整個barcode,俾校監係頭上"咇"一下,好似D工廠QC咁樣。哈!查實你畢到業,咩Hon畢業都係一種QC o者,係咪?

-------------------------------------------------------------------------------------------------

RickRoll

網上總係有D無風起浪o既奇怪惡搞整蠱熱潮,香港有牛河博士、十啟泰等等人物,外國就有Rick Astley。一首80年代大熱作品《Never Gonna Give You Up》放係youtube o既MV,被人link左黎整蠱人,令到潛左水十幾年o既Rick能夠從另類途徑大紅大紫。


網上有人無聊到教人點樣整蠱人


《Extreme Roll》,玩到無野好玩就開始將條MV玩特效!


《BarackRoll》,以上呢條片一種多重惡搞o既例子
有份創作o既人不但將奧班馬o既speech Key落首歌
仲玩野將《BarackRoll》條原片Key落老麥o既競選集會屏幕度!

想睇番條原片(非RickRoll)可以按此或者去圍雞比較下香城人定美國佬厲害D。

星期五, 11月 07, 2008

小詩隨筆108

我們曾經犯過的錯

URL: http://aulina.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1413318

有時候看見侍應的眼神,也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

見世面,開眼界

近來國子監那邊安排的活動多多,想來都是希望用現實催逼著小詩這些笨頭笨腦的傢伙成長。

看見右手邊那個高得恐怖的山坡,便可知小詩其實已經爬到很高很高的地方。這條號稱頗為難行的郊遊徑,雖然路途中不斷上山下山跨石走澗,但小詩跟兩位同窗花上不到兩個半小時便走完了。

根據老師所言,設計郊野公園路徑和設施的首要條件,都是為了提供大眾遊樂地點。說的不錯,走來一段路燒烤爐營地俱備,但可否在這個山徑旁邊加設一條滑梯,讓走得雙腿痠軟的遊人在放鬆與刺激中一面享受風景,一面直抵終點?

十月下旬有一個由貿發局(HKTDC)主辦的環保展覽,就是讓一眾從事環保事業的公司機構政府部門聚首一堂,簡介一下行業發展,順便介紹產品拓展客源。小詩與一眾同窗跟著一位長跑博士來到這兒見見世面,順便混水摸魚和業內人士交流一下。







參觀其間有來自英國的綠化磚石模件參展商,小詩與代理小姐交談一番,知道原來林村河上游(右圖)有鋪上這種可供植草的磚塊,據說防止水土流失的功效不錯。不過在香港這塊寸金尺土,連小溪也得截斷取地的地方,似乎找不到商業性質的買家。

觀乎整個展覽,產品都不外乎藉省水省電為買家節省金錢,創造龐大利潤的方法反而少之又少。相反在澳洲昆士蘭省的商貿機構卻引出計劃中簡單的水流發電,無需建造水壩下利用「鴨記」LED電筒的發電模式,在海岸線山川河流等等發揮作用。假如本地機場、發電廠能夠照辦煮碗,相信比風力發電的效益更高。

場內的本地產品都高呼社會良心,自稱使用它們製造的產品絕對可以「財德兼備」。但眼前的一部部空氣淨化機、環保熱水器,其實都不如另一邊的再造紙模具,甚至一個算死草到不得了,由一個國產油沾米包裝袋改裝而成的環保袋。因為它們本身都是一些不設實際的浪費,無法解決這物慾放縱社會中最重要的問題。

今天是一個學術會議的最後一天,小詩有幸在星期一觀摩一個「世界性」會議是個甚麼模樣。

半生從事環境研究的科學家從來都不是富有的一群,簡單如POLO Tee配上牛仔褲也可登上大雅之堂。也許香港以前是個英語社會,讓大會能請來的都只是會說英語的科學家,所以如果閣下想看看荷蘭科學家的學術專長,看怕要失望而回。
博士曾經說過,科學家開學術會議其實都是「渣流灘」,旅遊玩樂的目的比跟行家交流來得重要。(最多只是握手打招呼,合作研究大可回家再辦)若要了解最新學術知識,還得拜讀一本本文字密麻麻的期刊論文。聽過幾位洋人博士中學授課式「點到即止」的報告後,舉手發問的只得聊聊數人,這讓小詩了解為何博士說他當日可以跟其他研究生撇下「師傅」,登車整日遊樂去。

在小組會議中,小詩跟同窗一起聽完五個來自各地研究人員的「二十分鐘報告」,雖然各地口音和一大堆專業名詞搞得小詩頭昏腦脹,但小詩仍從他們身上發現兩個有趣的現象。

1.)美國的社區學院也會搞學術研究。跟香港的不一樣,除了賣副學位專業證書,還可以向機構政府申請撥款研究。(這下子可讓香港的博士生們咬牙切齒!)

2.)這個研究海藻的會議上竟然驚見來自印度某原子研究中心的研究員,一所龐大的研究中心名不副實還「不務正業」,可見印度的國家研究機構制度相當混亂,某程度上研究撥款亦相當傾斜。(印度研究員發表的論文鏈結-按此)

雖然沒有學到甚麼先進學問,但這個月總算像個天子門生開過眼界。

(Hong Kong Disneyland Hotel, Picture Source From URL: 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a/a5/Hong_Kong_Disneyland_Hotel_002.jpg )

-------------------------------------------------------------------------------------------------

小啟

隨著讀者群的成熟,小詩亦長大了,看來再也不需要將文字堆砌成一行行,方便那些被文字堆嚇壞的傢伙。回到一段段文字的風格,小詩此刻不敢怠慢,還望讀者能體會小詩的心思和成長吧!

星期四, 11月 06, 2008

純粹創作-車廂


每天上班時候都在鐵路裡和一大群人一起左搖右擺,跟那些夜店的派對不同,每個人也是板著臉一副中秋處決前趕赴刑場的頹相。就算是打個呵欠,聲音也像豬叫一樣。其實這個車廂也頗像運豬的車卡,擠擁得連轉身的位置也沒有,還有一陣陣濃烈的氣味在空氣中散播。

站在不遠處的老色鬼都帶著羨慕的眼光來看著我,因為今天我成為了五位塗上廉價香水的年輕OL之間的孤島。人家說年輕女子多是「十八扮三十」,譬如說在我面前的這一位,厚厚的妝容下手挽著過時的LV皮袋,大意得忘記拉上拉鏈,從那袋口的狹縫中仍可藉折射的光線看到那塊化妝鏡的存在。虛構老成的外表透視出年輕的無知,假如我站立的地方換上了一眾老色鬼,這個四周都沒有扶手的位置,「下手」的機會可多的是了。

假若要滿足食色慾望,我寧願北上陪大陸老闆遊樂,甚至用真金白銀去買廉價的歡愉。至少這樣我還能保持我的雄性尊嚴,換取年輕女生消除我身上「血氣方剛」的原罪,轉而關注那些經常不被留意的好色中年。列車終於從尖沙咀開到金鐘,奇怪的是每次車長到站減速之前必先來個重新加速,這一下突如其來的慣性現象曾讓我害怕失儀,假如因此我撞上了一位女士然後她大叫非禮,那我辛苦經營回來的紳仕形象便迅即煙滅。為此我每星期在健身室苦練下肢肌肉,務求做到在任何情況下都可以車廂內的扶手一樣紋風不動。

「哎呀!」,一個LV皮袋撞上我的腹肌,另外有一隻玉手抓住我的胳膊,原來對面的年輕OL已經倒在我身上。OL一面尷尬的離開車廂,望著她纖幼的雙腿,我恍忽明白女強人上司的粗腿是怎樣練回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