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0月 08, 2008

小詩隨筆106

另類語言

近來出席了不少「應酬」,結果小詩弄至胃痛,夜半到急症室尋求解脫之法。

來到診症室,為小詩斷症的是位看上來近五十歲的先生。香港的醫生有一特點就是斷症快而準,一分鐘不到已經瞭解小詩所患何疾,接著詢問一下小詩生活習慣,看看應該有何訓示。

醫生換個懶懶的姿態,慢慢地用自語自語的語調向小詩訓話
「或者早D訓啦.....我同我自己講o者....」
「飲多D奶會有幫助o既....但係唔好飲三聚氰胺(Melamine)奶囉!又其實都唔知邊隻奶冇事~」
「飲咖啡就落多糖多奶囉,咖啡有咖啡因刺激個胃」
「黎過幾次喎...都係果D事啦~」

年近五十仍留在公立醫院當A&E醫生,確實令人感到奇怪。年紀頗大仍要在晚上的急診部工作更反映出這公營醫院流失人才的季節,生力軍也真走得七七八八。面對奇型怪狀的病人,恃老賣老的老婆婆,抱著女兒卻動輒操人老媽的燥爸爸,壓力之大可想而知,只能在看似正常人的小伙子面前胡說八道輕鬆一下。

這種暗藏壓力的語言可謂冰山一角,記得數年前小詩在某醫院動手術,那兩位男護遊戲人間的外在表現就叫我大開眼界。身處上有壓力下有「暴力」之間生活,只好埋首在瘋言瘋語裡面,讓根本活得像瘋子的病人覺得自己是瘋子,其餘的一眾理性病人就只好摸著頭慢慢參透箇中玄機了。

----------------------------------------------------------------------------------------------

芝麻湖


羅倫士博士說廣東話就是充滿趣味,出其不意的冷笑話實在比無記編劇送給荷媽的「爛gag」高章得多。

以下為2008年9月30日的例子

「你地講芝麻『湖』嘛,係Sesame Lake!」

因為羅倫士的"Sesame Lake",小詩以後會笑著吃芝麻糊了!

----------------------------------------------------------------------------------------------

朋友,真的錯有錯著

在面書中找錯朋友,一向都是件丟人的事情,這一次便「不幸」發生在小詩身上。

一直都在找某位間中見面但又甚少交談的朋友,因為在朋友堆中在找了好幾回,只好用其名字在搜尋器中找一趟。忽然小詩發覺有一名相貌相近其他資料也非常近似的名字,二話不說便「交朋友」,後來對方接受邀請,小詩入內看清相片卻發覺不是那回事。

細看之下小詩發覺原來交上的是一位,曾經被小詩認為只是相見而不會相交的女生,經年前看似不可能的事,現在卻妙不可言。「朋友」是找錯了,但「錯有錯著」。

-----------------------------------------------------------------------------------------------

十年人事

「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 桃花依舊笑春風。」(唐●崔護—《題都城南莊》)

十年過去,我們長大了。我告訴你們我認不出你們,這是真的。但我有些心結未除,所以我來不了。有些人如我般外貌改變很多,有些人卻避開歲月的變化,今昔如一。緣份未到,時機未到,讓我的粗言穢語離去以後再作打算吧!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