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9月 21, 2008

小詩隨筆104

心.死

忽然間,小詩唔知自己仲可以寫咩好。

關於果類時事問題,我唔知講咩好。行動方面除左為我心愛o既大白兔奶糖流眼淚之外,我最多講多句唔該當眾槍斃班糧食部同三鹿高層,以儆效尤。

稚子何辜,蒼生受苦。其實過左呢件事之後,我已經對國家心死啦。

積習難返,恕我此等賤民有心無力。我以後真係唔敢係外國人面前認自己係中國人,我好醜,醜到唔想認自己D同胞,醜到想打李敖,因為佢夠薑唔認佢自己都係醜陋的中國人o既一份子。李敖不但只醜陋,仲無恥到無視民族不斷重複犯錯,令到民族禍劫重重。

去你媽的,祖國。

操你娘,李敖。

---------------------------------------------------------------------------------

停筆

因為知道自己終有乾塘一日,所以都捻過下。

暫時來講手頭上都仲有幾篇野打緊,又唔會真係話咁快就停,不過我都寫到停晒手。

其實,我都係捻下o者.......

--------------------------------------------------------------------------------

獨渡十八

小詩重新將自己o既身份塑造成一個過客。

係開大o既日子,十八個月話短唔短,眨下眼又過左去,其實我無咩必要去理咁多其他人o既事,況且我都唔想理。雖然係有D舊人係小詩隔離,但佢地o既存在對小詩來講都不過係幾片雲煙,所以我選擇接近沉默。

佢地蒲飲吹,小詩做唔到。寧願夜媽媽靜靜地傾下計心事寫下D無聊野,我覺得自已會充實D。因為錢使左落去蒲,我買唔到我想要o既快樂。

套番落去現實,小詩同佢地點齊齊玩都好,我唔會覺得我有十八個月o既愉快學習。

由頭到尾,呢個旅程都係充滿住悲傷o既。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