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9月 10, 2008

小詩隨筆102

抉擇.時候

通常我去買一本書會有兩個原因:合眼緣或者我真的很看想這本書。在書店裡左逛右逛一輪,心中總會有個定案,哪本書我會買;哪本我不買。面對一些合眼緣但不知內容的新書,為免自己七上八落的心情現於人前,小詩就會把心一橫,將之匆匆帶往收銀處,回家後才開慢慢「解決」。付錢過後,緊張的心情又來了,害怕會「買錯書」、「買貴書」......

閱後經年撫心自問,有哪本我買的書我會看多過三次?是我當天太衝動,還是我太花心?



-----------------------------------------------------------------------------------------

投票

曲終人亦散,小詩終究也沒有去投票,因為工作關係和約了朋友在區外吃晚飯,早出晚歸回到家裡已經過了投票時間。投票通知書還在我書桌的抽屜裡,投廢票的的機會已經失去,想來只好留來做個紀念。

在圍雞百科看過今次選舉的方法,細看之下比例代表名單這種方式只適合製造政治明星。特首口講要推行培養本地政治人才,另一面卻不改善議政制度。老實說保皇黨的鐵票都是來自旗下區議員的支持者,而非當選者本人。儘管區議員本人能為人民做好事,並不代表其黨內參選立會同志也以相同態度服務市民,加上區議會政治氣氛淡薄,區會議員對議論政府新民生政策敏感度上遠不及立法會,所以投票過後「所托非人」機會甚高。假若以多議席多單制加上普選取而代之,定必製造議政者之間良性競爭,不論民生議題還是政治取態均最能反映選民意願。

現時制度下製造的另類弊端就是為低票者提高當選機會,諸如去屆長毛今屆訓街卿等。加上本身以權貴為主導的功能組別,若不再加以改革,香港的政治生態將藥石無靈。

------------------------------------------------------------------------------------------------

坦白

我連一個暗號也不能理解

也許....我不應去理會

但我面上的表情無法掩飾,我無法從眾人的神情釋除我的猜疑。我面上難堪的表情相信這是一年裡抑壓過後的小爆發

今日我在快餐店打翻了汽水

結果我在歸途中的車廂裡沉思一個問題

"我"的極限是甚麼?

結果我得到的答案並不是給我本人的

「眼前再殘酷再駭人的現實我也能夠努力面對,其他人亦然;然而最能將所有人際關係摧毀就是無止境的猜想和隔膜,長期內心折騰令本來平靜的畫面變得凶險,空想幻象令人失去理智」

我清楚我應該坦白

但我也清楚我不能夠坦白的原因

因為我的坦白是屬於你

而我的不坦白是屬於我的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