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19, 2008

純粹創作-深潛

又到暑假,暑期活動總是排山倒海而來。人家的兒子能夠歡歡樂樂過一個無憂假期,而我卻跟每天見面時間不超過十五分鐘的胖爸爸一樣,忙得體力透支。今年不出我所料,媽媽又給我報了英文補習班、圍棋班和游泳班。每年這「三寶」肯定是必備課程。假若今年不是升五年級,媽媽肯定會多給我甚麼唐詩班數學班電腦程式班。

此時此刻,我圓渾的軀殼在水中飄浮,聽著泳池內唯一的墨鏡彪型大漢指揮,如何將雙腿分開,再調教四十五度角向下一伸。

課堂終於完結,我被站在訓練池邊的媽媽拖到另一個泳池加操。我對媽媽撒嬌說我很累,她就讓我依傍著池邊休息一下。難得能夠避開媽媽的視線和聲線,我立刻把頭栽到水中感受一下水底下寧靜的氣氛,靜下來思考一下。穿插經過身穿三點式的姐姐,姐姐們一對奶子雖然大,但論到可愛動人還不及芭蕾舞班那位孖辮妹妹,她與我含笑對望的一刻我仍然記憶猶新。

還未能夠在天堂裡一親孖辮妹妹香澤,媽媽已喚著我的名字,要把我的軀殼帶往英文班了。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參加一大堆活動都不是我的意思。在媽媽的日夜壓迫下,我越來越覺得陳叔叔安慰胖爸的一句「生活就像強姦」是多麼的切合我的生命。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