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5月 27, 2008

那年五月下旬我在貝澳渡假

兩個山峰上有些雨雲...噢....

第一日


考完試過後身心還沒有回復過來
便要參加這三日兩夜之旅
凌晨兩點終於做好一份赤字預算
身為一名緊張大師還想好假若接連幾天下雨的應變計劃
睡過幾小時後檢查一下行李便乘車往東涌
往東涌的機場巴士比我想像中跑得更快
北大嶼山快速公路上110公里的限速標誌
或者會是最好的解釋

來到地鐵站的集合點
只見尊尼拖住一個旅行篋在獨自等候
而最後預定中的其中五人到達
儘管如此,買過東西用餐後
五個人便登車前往貝澳

對於渡假屋的設施一向不懷好感
來到這間位處非常偏僻的房子二樓
只能說這房子不好但也不壞
水煲漏水,一張只得床褥的附加床
口頭協議的兩副麻雀亦不見
(只能怪我們笨,沒叫那租房的大叔在單據上背書)

付上九十大元租下一副麻雀
然而整個下午是在玩撲克和UNO中度過
波子跑了去買晚上的涮涮鍋的配料
而是日最後的四人亦隨後報到
準備涮涮鍋時小詩非常火爆
不經意間用很重的粗話罵了阿星幾次
實在感到不好意思

飯後打開了暉少帶來的數瓶紅酒
自問對酒類還屬於「書生不知兵而好論兵」之流
味覺還是對酒類非常抗拒
不過我知道這是件好事
穿腸之物既能殺菌也必能傷人
雖則如此但也得乾杯
唯有配點薯片混點可樂
然後大口大口的灌進嘴裡算了

相中是一件未完成的後現代Representational Art
告訴你...只要多一千幾百隻蚊死在這道牆上
一定價值連城....

入夜後蚊子一隻一隻的飛進來
眾人大叫小嚷
暉少不慌不忙將一隻隻蚊子拍到牆上
並戲謔「呢度D人hea,連D蚊都飛得特別hea(慢)」
剛才進肚的酒精
頃刻令腦袋變得詩意
一時之間這些殺生都變成了藝術
遠看白色的牆上掛著點點蚊子的軀體
腦內聯想到只有「水墨畫」三個字

一眾人見天色無恙打算外出觀星
路上大家還是脫不了科學學生的本色
最後深夜生態團走到貝澳泳灘觀蟹
小詩望著黑夜裡密雲所製造的海天一色
忽然間想起一個問題:「What next?」
回到渡假屋學習一下撚雀知識
一直撐到凌晨三點後便安然入睡

第二日

使用異常時間表對於小詩來說非常重要
因此小詩會在眾人睡醒前起床梳洗
順便觀察一下眾人入睡情況

招潮蟹呀招潮蟹....
彈塗魚呀彈塗魚...
水筆仔呀水筆仔....

是日行程計劃到大澳一遊
同時會合剛考完試的Ivan和Terence
一如所料大澳觀光團又變成了生態團
看到熟悉的紅樹林
小詩也不然想起在泥灘做field trip時的趣事

出符意料之外陽光普照
眾人觀摩一下新型棚屋後
坐下來吃碗混了芝麻糊的凍豆花
頓然透心涼
但有點奇怪的是芝麻糊只得香卻沒有甜
加點黃糖又蓋過一切味覺
看來時間人和味覺記憶在我的認知中是有關係的

這裡不是內蒙牧場
這裡有水牛
這裡是香港

陽光普照下一眾女士提議看日落
大家又回到貝澳泳灘
不過跟昨晚同樣滿佈密雲
與日落美景無緣
不過途中看見一個由洋人開設的私人營地加牛場
可能陽光沒那麼猛烈
場主便將牛牛放到四周吃草
結果給我們遇到近距離觀看牛牛的黃金機會
(回來的時候還擔心牛牛吃飽後會拉屎,但事實上牠們還在吃)

「影還影,唔好阻住我搵食」
其實被偷拍的二三線小明星跟圖中的牛牛沒分別...


貝澳泳灘的沙幼得令人驚奇
沙中泥的比重較高所以有點軟
脫掉拖鞋踏上灘上也感覺舒適
晚上出現的小蟹躲在灘下深處乘涼找吃
我們則在灘上摸蜆嬉戲

「滑滑呀嘟嘟似豬膏咁滑,牛油蛋撻冇咁滑」
(摘自譚炳文《牛油蛋撻》歌詞)

波子意外地發現泥沙可以作皮膚磨沙
假如不是香港有保育政策
相信把灘上的泥拿去製作護膚品
一定可以發大財

晚上在嶼南道旁的餐廳晚飯
有趣的是整桌人也是電視迷
電視劇當晚又是連續兩小時的大結局
飯後大家襯廣告時段速速結帳
然後不顧一切跑回渡假屋追看劇集

小詩則沒多少閒情逸致看劇集
反而趕緊處理帳目
感謝上帝!失敗的會計師發現盈餘!
大家收到這個消息也歡天喜地
幾位男士再花錢去買啤酒零食...
你看!花在大家身上的真金白銀才是錢!

把錢花光花淨的責任完成之後
小詩整晚就在吃夜宵,實習撚雀,GTA與集體遊戲之間
撚雀的術語多得眼花瞭亂
學上整晚也像是學不完
看來麻雀不是易學易玩的玩意

小意外!一隻被剃刀割傷的中指!
噢...很痛!儘管那是Soman的手指...
(Photo by Soman (c)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夜深腦袋也自然遲鈍起來
沒有可樂提神自然也容易變累
集體遊戲的玩法早已忘記得七七八八
糊裡糊塗間又輸了很多回

第三日

由清晨到中午一直沒有睡過一覺
早上洗過澡扭開電視看新聞和NBA比賽
小詩咬著即食伊麵對抗睡魔
而且又再運用異常時間表把包包整理好

他能夠在椅上睡得如此酣甜
多拜接受多位教授長期訓練
各位觀眾切忌模仿

旅程就此完結....
一行人往東涌飯聚後各散東西
依依不捨?你覺得我寫的文章像個小學生嗎?
「What next?」
下次再聚才對!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