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3月 19, 2008

城市實用人性美學-Refabricating City


在小詩下筆之時
這個展覽已經結束了....
花了三個小時走馬看花般的看完這個展覽
臨走一刻真的意猶未盡
還有一點頗為遺憾的是
我沒能帶一部D-SLR好好再拍一遍...

看完這個展覽
小詩身為一名普通公眾,建築門外漢
倒從各地的建築中領悟到一些訊息

一座建築物被評好建築
不僅是它的外觀討好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
使用者對它的評價


建築就是一個城市的形象
我們的城市—香港
有著很多很多漂亮獨特的建築
但從來都得不到用家好評


在上幾個月播放的電視劇《建築有情天》中
江承宇這角色經常強調為了子孫後代著想不會建「屏風樓」
但是看完這個展覽便覺得電視劇對建築這門學問的描述
和小詩所看到的大有不同
任你有多實用的設計
沒有以人為本為目的
任何建築也是一棟冷冰冰的空殼

我們生活在一個個像鳥籠的家...
與世隔絕...

我們所見的私人樓宇通常都是獨立單位
活動空間都在單位內
單位以外或者單位出入口之間
也有一道空間作為屏障
這道屏障的確如發展商所願保障了住戶私隱
但住戶之間的交流卻默默消失...
中國文化中所講的「遠親不如近鄰」正被這種建築風格抹殺

久違了的市政局標誌....

家家戶戶之間組成的「人氣」
正我們經常提及舊式公共屋村比私人屋苑優勝的地方
建築群內社區的凝聚點無處不在
基本上整棟公共房屋內每一個空間都有為社區而存在的意義
無論新式私人屋苑建立幾多會所或者兒童遊樂場
都不能承擔起建立社區凝聚力的功能
更遑論高一層次的社區秩序甚至社區活力....
小詩真想問問發展商
你們覺得住客需要一個像城堡的家嗎?


如果將上一點再簡單的說
最貼心最能夠讓人完全將空間使用的建築就是好建築
是次展覽其中一項台南建築
就最能代表這種思想
在兩行樹之間建一條新的行人天橋
橋下的空間弄了好幾張長椅刻有棋盤的石桌
夏天有橋面擋住太限
老伯們在樹蔭下下棋涼風送爽...
橋上當然是為來往的人流服務
而橋下讓人乘涼成為耆英社交場所
小孩玩耍之地

建築群最後的住客....

香港政府總喜歡將舊有的社區連根拔起
然後換上保安嚴密的豪宅
那些為討好保育而決定不拆的大樓
卻換上商業品牌旗號
小詩敢問政府高官
你們會坐在露天的海濱長廊『乘涼』嗎?
你們認為政府需要為飲食業在人跡罕至的古蹟建立茶座嗎?
只懂撈取帳面利益
卻不懂放手予社群自行組合
小詩有時候覺得政府將模擬城市遊戲方法
用在香港「大都市」身上

可恨建築是百年基業
一犯錯便覆水難收
我們已經將城市的精神面貌破壞得七七八八
難道要再來一次嗎?


P.S.小詩的「組爸」在小詩參觀後翌日到訪
及後在網誌說找不到志同道合的人一同前往
小詩心想留意到這個展覽的人會有多少?

當你看到這張海報
首先感覺到甚麼?
"Dizzyland"的控訴?借用石屎森林剪影作出嘲弄?
在小詩參觀展覽的海報展區時
便看到一名高中女學生有如斯興奮反應:
「嘩!係迪士尼呀!」
X!講緊城市形象呀!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