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月 19, 2008

純粹創作-迷糊

(Picture Source from: URL: www.geog.ucsb.edu/~ted/fog/index.html)

嗑了兩顆退燒藥丸,我一拐一拐的步進午夜的被窩。頭像是不斷的晃,除了病毒在我腦內放肆奔走之外,還有把我整天圍住的數字,讓我根本睡不著。

病倒的時候最需要便是休息,我強行閉上眼,決定放棄夜半起來觀察彼邦市場走勢的的機會,召喚我曾厭棄過的睡魔回來。

結果夜半還是醒了過來,原來我冒了一身熱汗。額上已經涼了,頭還是有點痛,好趁睡意猶在趕快換過衣服再昏睡一回。

向來睡覺最精彩的都是下半部分:作夢。夢都是發生在意識模糊之間,讓你睡得不夠好,而你本人卻在裡面不斷打轉停不了。我喜歡夢,起碼在夢中我仍能夠找個不合邏輯之處,告訴自己那是假的;而現實卻不一樣,常常叫我後侮不已。

這夜我在夢裡看到她....

她躺在沙發上,與別人接吻,而男主角不是我。我竟然全身繃緊毫無反應,完全不像個性衝動的我,我應該衝上前狠狠的揍他一頓,直到他頭破血流為止。我終於看見他的正面......怎會是他?我真不敢相信,一個我認識的人竟然搶走我心愛的女人。

一步一步的走向冰箱,我打開冰箱的門,拿出一罐罐的啤酒澆向自己,心中怒火沒有澆熄,身體卻愈來愈熱。

我終於醒了,還滿額大汗。而我醒來第一件事就是打電話給她了。

「嗯....早安。」

「你怎麼樣了?聲音很沙啞...你生病了。」

「我沒事...」

小病是褔,病了才發現我最愛最惦記的不是工作,而是她。

她就是我的福氣。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