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月 12, 2008

純粹創作-一條雞腿的愛


從燒味部把這碟油雞腿飯端到座子,坐下來便大口大口的吃,在大學飯堂裡吃飯其實也不用太講禮儀。

每次來到這間飯堂我也會點這款燒味飯,皆因我愛吃雞腿。通常人家愛吃雞腿的原因都是因為雞腿的肉是整隻雞裡最鮮嫩最有口感。但我喜愛的不只是來自雞腿的味道,還有它的酥香,因此掃上酥油和配上薑蔥的油雞腿便最能討我歡心。油雞腿上脂肪分佈得剛剛好:雞皮表面黏著少許油份,就算去掉雞皮後肉上那一層帶著脂肪的薄膜也讓雞腿變得非常可口。為滿口腹之慾,我每一次也是連皮帶肉的吞進肚子裡。哈~誰讓我付十六塊錢就能吃到比酒家更高質的雞腿飯,我又豈能如斯浪費?

像我這般市儈之人,每次吃過飯後也會搖身一變成為兼職會計師,算一算我花錢後得到的回報有沒有被人佔便宜。在大學飯堂裡來一客雞腿下午茶餐得花上十三塊,撇去餐飲成本四塊,這條雞腿便只有九塊錢的價值。不過茶餐供應的都是失去鮮味的炸雞腿,用來討好只知麥金塊(McNuggets)而不知食為何物的小傢伙就最好不過。

說實話,要吃上最好的雞腿不如自己動手去市場買一隻即買即宰的活雞回來,不論是製成白切雞醬油雞或者「o者o者雞」,整隻雞的鮮味也能保存得完完整整,根本沒有難吃的道理。不過一隻雞只有兩條腿,在我身處的五口之家,要平分這兩條雞腿實在沒可能。在其他的家庭裡,吃雞腿可是種權力象徵,不過在我家裡吃雞腿的意義就不一樣了。飯桌上爸媽都疼愛我們,叫我們三兄妹輪流吃雞腿,當老大的我寧願少吃條雞腿也不敢待薄父母弟妹,而弟妹也不忍心讓爸媽啃骨頭。結果每次到最後,碟上剩下的都是兩條雞腿,而這兩條放涼了雞腿,已不是一般的雞腿了。

上一次,爸媽終於分別起筷把兩條腿夾走,連同凝固在雞腿旁邊的雞汁一起放進嘴裡。

雞腿和汁是冷的,心卻很暖。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