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8月 08, 2007

還是覺得你最好

"Looking back in the photos, I realized that we all have changed. Though some are not significant, those changes all indicate one thing: we are all slowly growing up. Whether it is good or bad, it is still left for time to judge. But one thing I'm certain, though we may have changed, we are still friends for all time. And I hope that it would be true. We are no longer children, but can we still retain the "purity" from our childhood?"(By Frederick; 7th, June, 2006)

以上是一段Fred在上年寫下的文字
小詩看過以後,也不禁歎起氣來
四年前的八月,令人驚訝的事情發生了
我們各散東西

一瞬間近乎失去了所有熟悉的人和事
郭生變成了小詩身邊唯一熟悉的伙伴
頭兩年裡,小詩曾接觸過的你們,
十隻指頭也數得到

重上一間正式的學校
小詩發現縱使再志趣相投
大家一起下棋,講講電腦,唱歌,看報看八卦雜誌也好
同學之間總有一種隔膜
這是一種理性的感覺
令現實變得虛假
待在這間學校的兩年間
小詩找不到一個隨性的融合點
換句話說,小詩找不到群體參與中的歸屬感
尤其是前者
這刻,小詩很想回到十七歲
可惜已經回不去了

一年後,十多人聚首一堂
口裡的話題不再是男女同學間的緋聞
箱木老師的廢話
CSM的上課模式
豬扒公仔麵的套裝裙印上粉筆星星的「嚴重事故」
話頭裡都是一句句暄寒問暖的客套問候
今年,二十多人在同一地點出現了
頃刻大家又再重新認識對方
但特別的是,經過一輪「熱身」後,
大家又再玩個痛快
這種痛快正連著忘我,忘憂
正是"purity的本質

在這個年頭
小詩生活在壓力當中
眼前的「朋友」也不過是見面點頭之交
相處之際胡胡鬧鬧又一天
小詩和他們真是搭不了訕
畢竟他們不是陪著小詩成長的人物
小詩需要的又不是這些了
存在著半熟與全熟之間
與生冷未熟的的確道不同不相為謀
這令小詩覺得與這些匆匆過客之間的友誼非常脆弱
更發覺真心認識過的朋友仍然是你們

Fred,縱然我們之間的話題變了
但小詩保證一定會對你講真話的...
這顆真誠的心永不會變


小詩留字
某年的會考放榜日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