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7月 25, 2006

教之初體驗(25/7)

趕頭趕命食完個接近正餐o既下午茶
再等埋個哥仔整好個broadband
firm下上到網未....
1640先出門口...
出奇仍然1740就到....

starter開始左成兩三個字
dunno同咬袋呢兩條麻煩友都未出現
心捻「正!今日梳乎呢!」
開心左唔夠十秒....
兩條豆釘就入左來....
好彩呢兩條友今日無造反~~
不過呢兩條友一個遊雲(咬袋)一個又係乜都唔識(dunno)
咬袋真係一舊飯咁
又唔記得帶ballpen
話過佢聽又唔知做乜...
完全唔知自己做緊乜....
隔離位小妹妹都擰晒頭....

有個細路上緊堂突然show本notebook我睇~~
原來畫左個軍曹(keroro)係上面...
唉.....
「喂!keroro呀!」
「上緊堂喎!你拎出來做乜野呀?keroro點串呀?」
「唔識....」
「咁專心上堂啦dororo!」
(條友仔唔識dororo....雖然我無睇軍曹o者,都知有隻田雞叫dororo啦!)
(D日本文化由細就開始入侵我地中國小朋友o既生活,又有咩理由我地呢代人唔係日本文化o既奴隸呢?幾時有「有中國特色o既卡通片」呀??)

Mover有個細路做野做得好鬼快~
叻就係叻o既...
但係心急又粗心大意囉!(小弟小時候o既模樣....)
為左等佢知死~~
佢錯一題我就寸佢一次~~
希望佢大徹大悟啦~~~

呢note又錯到離晒譜~~
搞到我教錯晒~~
仲連爆幾句粗
「God dxxn it!」
「What the hell...」
呢D咁「高級」o既coarse language
D細路應該唔識o既!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